今年以來,大事連翩,民情沸騰。可能鮮有人記得今天這個特別的節日——3月14日。美國稱為「圓周率日」,世界數學協會則定為「數學節」。何解?紀念圓周率3.1416的發現:一個圓的周長和直徑之比。在科學技術的汪洋大海中,這個既古老又有重要應用價值的「常數」,很有趣的是,它在小數點之後(1416……)有除不盡的性質……科技領域充滿千古之謎,吸引無數超凡的天才去追索、發明,才創造了當代輝煌的人類文明。

恰在今天凌晨去世的英國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1942-2018)就是這樣一位偉大的天才,他在輪椅上嚴重癱瘓半個世紀,竟然以其宇宙理論引導群倫,在他豐富的智慧遺產中,對人類命運的關懷至為珍貴。他警告說,核戰爭就是科學進步可能造成人類自身毀滅的一個威脅。無獨有偶,美國科技企業家馬斯克正在打造移民火星的太空船,預防人類毀滅時,在火星上保存人類物種——科學家的良知造福人類、拯救地球,伽利略、牛頓、達爾文、愛因斯坦、特斯拉、喬布斯們才是永遠不會下台的「皇帝」,他們理性的權力無遠弗屆,超過任何政治家、黨國元首。

【中國的現實,不禁讓人緬懷先哲們提出的學習西方「德先生」Democracy和「賽先生」Sience 。可悲的不僅是「民主」倒退100年,共產帝制籠罩至今;「科學」依然是獨裁者的寵物。當美蘇在不斷尋求和解、妥協,簽訂核武不擴散、禁核試條約之時,毛在大饑荒極端貧困下不顧國計民生造出核彈,謀求大國地位,稱霸世界革命,成為發動文革的物質本錢。毛的「核戰宣言」就是他在莫斯科共黨大會講的,不怕核大戰,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有3億人,換來世界資本主義的滅亡。今天,「強軍夢」在軍費、財力加沙文主義的狂熱推崇下,「要準備打仗」的號召又復活起來,新武備成為「頂層設計」的最愛。進入信息時代,互聯網已經是千家萬戶的日常所需,成為當代科技的基本手段,可是,唯有中國採取反科學的政治控制,監網封網,為所欲為。

毛時代反帝反修,試問,今天的假想敵何在?中國何以走到今天這樣黷武反智的地步?2012年習大大上台,我曾有一文《試論知青治國》,分析中共歷來是「痞子流氓壓倒書生」,指出「習近平權力來源的局限性」。五年過去,19大氣焰未熄,現在又搞修憲,冒天下之大不韙。似乎局限性更為凸顯。

【我們在香港觀察中共權力演變,從鄧小平結束1980年代的分權制,繼而江澤民、胡錦濤集權的「技術官僚治國」,似乎已有跡可尋。不料來了一個大轉彎,如余英時教授形容毛的「社會邊緣人」執政——18~19大中共高層約30餘位政治局委員,數數教育程度,習近平最低。他在其父復出掌權的1979~1982關鍵的三年,不讀學位、不從商、不從軍,也不留學,而選擇從政。可謂臥薪嘗膽30年,終於修成正果,爬升到億萬人之上的權力頂峰。恕我揣測,他終於可以笑傲江湖,要出一口鳥氣!

天下英雄盡入吾彀中。朕出身低微,但是你們這些洋博士、大富豪,又怎樣!他和他的知青團隊,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千年未有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加上毛周鄧千錘百煉的極權體制,給任何野心家帶來無限的可能性。由於沒有受過正規建制的調教和束縛,在這如幻似真的改革開放大潮中一路打拼,不僅悟透了官場的傳統、正能量、潛規則和忽悠之術,也將他在7年黃土地鬱積的青春智能和原始慾望,發揮到所向無敵的地步。他會走到哪一步?會幹出什麼驚人之舉?沒有人知道。那年在墨西哥教訓西方媒體「吃飽飯,沒事幹」的話,不會再說了。現在已是一副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佛爺面孔。君無戲言。

【 他說,當年走從政之路的,只有他和劉源。聽說還有一個薄熙來。結果,趾高氣揚的薄進了秦城;劉源政治局也不是,劉可是打虎英雄啊,他挖出谷俊山一役,早在王岐山之前,但是身負「殺父之仇」嫌疑,他無福消受。習大大有高人指路,也有人護航鋪路。在正定當縣官時,就有人安排他去美國俄亥俄考察,全國可能是罕見的特權吧。15大後補中委落選,又有人將名額加多一名,才掛上車尾。
毛澤東當年被留蘇、留法、留日生所排擠,中共5大、6大都無資格出席。一個延安整風、橫掃千軍,山大王變成紅太陽,萬歲三十年。最後一場大革文化命,終於打回原形——一個無法無天的流氓皇帝。有人今天極欲師法毛太祖,行文革之風,良有以也。一個習慣了忍氣吞聲的民族,手無寸鐵,可奈其何。管弦歌舞,多於市人之言語,天下之人,敢怒而不敢言。但是,莫忘了,文革之敗不是毛皇駕崩,不是四人幫被擒,而是副統帥林彪之叛逃,中共11屆六中全會歷史決議,稱林彪事件「客觀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論和實踐的失敗。」一言九鼎,震驚中外。今日復何求?勸君拭目以待。
(2018-3-14紐約)

圖示:習大大的文革夢、英國宇宙物理學家霍金3月14日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