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年前《癲狗日報》出版,當時尚為學生的我,是繼《兒童日報》以後第一份自己掏錢出來購買的報紙。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是受黃毓民的政治啟蒙,由政治冷感去到關心政治,再由關心政治去到看穿販民主派賣港本質,直接影響了一整代人對香港政治發展的看法。

廿多年來,對於「癲狗式」論政、議政的批評聲不絕於耳,有說這是一股不良風氣讓「理性聲音消失」,更過份者甚至稱之為「收共產黨錢來分裂民主派」。但客觀結果卻是,當面對這個賴皮政府與賣港政棍,一般批評根本對其不痛不癢,只有更狠辣的評論,才能令他們難堪、才能為市民出氣──結果無論是崇拜還是仇恨毓民的,都依循了他「青筋暴現」的路線,一整個傳媒生態也因他而改變──評論員化身為「癲狗」,只因天地麻木不仁。

這麼多年以後,我也因受各個評論前輩的影響,建構了一套自己的想法,或許現在我和毓民前輩的看法已有不少相異之處,然而這並不妨礙我對毓民的由衷致敬、以及對《癲狗日報》復刊的祝福。希望《癲狗日報》能在這個政治低氣壓環境迎難而上、發光發熱,為廣大市民噬咬各政棍庸官。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henryporterb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