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時代的回憶《癲狗日報》網上復刊,可喜可賀!晌香港呢個時勢,連照顧衣食住行都下下要「在艱彌厲、戰鬥到底」,咁對在香港做科學的人來講又唔難適應,因為香港科學發展向來都徘徊於山窮水盡的邊緣。

係,係有人話掟五百億出黎搞創科,晌現有環境下你估又會搞到啲乜?都唔識講。但我呢啲書呆子,總仍會對香港科學有FF﹝即最後之幻想﹞,如果下列看似瘋癲的想法,在香港都搞得成咁就好喇:

例如,計畫緊嗰個海水化淡廠再起多幾個起大啲,唔止係起個淨水機俾自己用咁簡單,而係出力發展石墨烯逆滲透薄膜研究,長遠而言需要請唔少材料科學家,研究成果又令全人類受益,自己又賺錢。

又例如,麻省理工已預示十五年後民用核聚變技術就會面世。香港臨海,石鼓州就不如用來預留研究及引進核聚變發電廠,十五年後若真係有得用,今日訓練第一批人才,到時就啱用。嗰啲污糟邋遢嘅傳統核電,留俾其他地區自用算啦。

再例如,向大帽山底挖隧道,興建世界級低本底輻射實驗室,唔止令全世界中微子天文學家開心,也直接為提煉超高純度的材料提供實驗場。係,挖個窿係好貴,但你高鐵咁蝕本都做啦。

再再例如,香港咁多東南風資源就認真搞下風力發電啦,來來去去就得南丫島一件小朋友玩具,人地德國說黎用風電取締傳統核電喇。

都仲未計仲有一大堆唔駛大量基建投資嘅生物科技,唔一一細數。上面加埋晒投資就係五百億左右,是旦搵一樣來做得成都可以造福人類,幾威,但業界覺得無短期回報嘛,個官聽唔明嘛,咪唔做囉,唔發夢囉,專心搵水搵完又整靚左CV就走囉。仲有呀,個社會無大志又唔識尊重科學,就咪怪啲細路唔肯讀科學喇,咪當啲細路白痴先得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