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引用特權法調查鉛水事件」2015.10.14 立法會會議

主席, 公共屋邨食水含鉛量超標,如非政黨和公屋居民自行驗水揭發,特區政府仍然蒙昧無知,市民則天天飲毒水!這說明了特區政府對食水安全的監管、抽驗和防範工作都有重大漏洞。政府在事後成立的「公屋食水質量控制問題檢討委員會」,其中期報告直指「房委會的制度沒有特別要求總承建商須落實管理計劃」、「房委會的制度並沒有抽樣檢驗焊接位是否含鉛」、「沒有包括鉛的測試」。亦有專家指出,水務署的優質食水檢驗計劃,並不包括檢驗鉛等重金屬,政府的監管只是依賴承建商或物料生產商提供的證明書。這種依賴商人自律的監管形式,食水有害請問如何能夠避免?這不是人禍是甚麼?

鉛水有害,人盡皆知,偏偏特區政府就是沒有抽驗。英國的 Water Supply (Water Quality) Regulations 和德國的 Drinking Water Ordinance(英譯),都有詳列食水中需要特別注意的重金屬和化合物,包括鉛、鎳、鎘等,務求沒有紕漏。如果特區政府有認真抽驗食水,自然發現多種重金屬超標,從而及早阻止工人使用劣質焊料製作水喉,避免事件發生。為何二○○五年突然改以燒焊方式接駁水喉?為何房委會的抽驗並無包括這些重金屬呢?為何現行制度會如此疏忽的呢?房屋署、房委會和水務處在抽驗食水時,是否各自為政、互不過問?政府有無實地視察承建商使用甚麼部件呢?這些都是政府必須交代的,但至今仍未有答案。

本席必須指出,鉛水醜聞爆發至今,公眾一直處於被動的位置,既無法得知政府沒有公佈的資訊,更難以向政府追究責任。政府給多少,公眾就知多少,事情的結論只能由掌握訊息蒐集與發放的政府定奪。真相不明,事理未清,立法會議員必須要抱持「於不疑處有疑,方有進矣」的態度,發掘真相,追究到底。特區專權政府毫無民意授權,港人對行政權力抱持懷疑態度,絕對合情合理。今天范國威和何秀蘭議員各自提出引用特權法決議案,即使內容大同小異,但議員有揭發真相,監察政府的責任,本席必須支持!

 

部件用料 不聞不問

屬第三世界水平、富「鄰近經濟強國」特色的公屋鉛水醜聞曝光以後,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隨即成立一個由高等法院法官陳慶偉擔任主席、前申訴專員黎年有份參與的「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房委會亦成立一個「公屋食水質量控制問題檢討委員會」,發展局也有一個由水務署領導的「食水含鉛量超標專責小組」。特區政府安排了多個公共屋邨和幼稚園驗水,房委會的投標小組早前也決定,不考慮涉事四個承建商今年三至九月提交的標書,同時將其中三間承建商從優質承建商名冊中除名。縱使特區政府做了大量事後補救功夫,但港人並不會忘記鉛水事件正是特區政府一手造成,而港人對此一無能政府的一切作為已毫無信心,也是不爭的事實!

行政機關出現醜聞以至弊案,法制上有兩項條例處理,一項是《調查委員會條例》(第86章),另一項是《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382章)第9(2)條。近年的南丫島海難、高鐵延誤超支和今次的鉛水事件,政府都有按《調查委員會條例》成立委員會調查事件,可是主席和委員都是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委任,職權範圍、調查資源、調查方式都由政府訂定,調查報告的公開程度也由政府決定,幾乎是「自己查自己」,公眾只能一廂情願的寄望政府會公平公正調查事件。香港是一個徒具現代社會樣相的城市,政府既沒有克盡「告知的義務」,人民也沒多少知的權利。港人無法自由和方便地索取官方資訊,《公開資料守則》又容許政府自行決定甚麼資料不作公開發放,只要「資料如披露會防礙政府內部的坦率討論」,或「對公務人員的管理工作造成傷害或損害等」,政府便不會公開,以二○一二年十月一日的南丫島海難為例,政府拖延到今年九月三十日,才全面公開有關的調查報告,可見《調查委員會條例》並不能保障公眾。特區專權政府和立法會的建制派,往往選用調查委員會而阻撓特權法的使用,現在鉛水事件似乎會被政府以「監管不足」四個大字輕輕帶過,我們當然不能容忍!

政府必須由人掌握,人性有惡的一面,掌握政府的人自然也有惡的一面,並且他的惡由於與權威結合,較一般的惡更易為害。既然任何形式的政府都是「必要之惡」,定與被治者一樣,都必須受到制裁。民權學者提供了許多治者與被治者之間能夠上下交互制裁的辦法,這一套以理性為基礎的辦法,經過大部分民主國家的實踐而證明有效。世人熟悉的美國國會調查聽證會制度,正是這套哲學的體現,香港也有一套《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382章)第 9(2) 條,賦權立法會成立委員會,傳召任何人出席宣誓作證,自訂調查範圍,完全公開相關文件和報告,比政府的調查委員會透明得多。

二○○五年後公屋每年的落成量並不太多,每年只有一萬多伙左右,○六○七年度更只有七千多伙,興建伙數少了,反而出現鉛水問題。政府對承建商用料部件的和建築物水務設施的監管,卻是不聞不問,這明顯是制度上的缺漏,也是人謀不臧,絕對是人禍。我們需要知道有關的措施、規則或指引,究竟是由誰訂立,以及相關部門執行的過程。只有一個真正獨立,按《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的專責委員會,才能確保取到公眾想知道、需要知道和應該知道的資訊,了解房屋署、房委會和水務處為何沒有為食水驗鉛,尋根究柢地研究行政機關在鉛水事件上的失當,避免未來重蹈覆轍。

 

調查真相 追究責任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近數次所表達的立場都是,「各相關界別對食水含鉛問題以及鉛對健康的影響等方面,認知不足,導致制度上有不足之處」,上星期更在立法會誑說「看不到是個別公務員責任問題」。請問司長,這個「有不足之處」的制度,究竟是誰制訂的?難道是立法會議員制訂的,是香港市民制訂的嗎?公屋是由政府負責興建,主要責任必然在政府身上!九月一日的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本席要求特區政府為鉛水事件道歉,司長的答案竟然是「如果黃議員有看清楚我的發言稿第30段 … 當然政府有政府的責任,但是,在承建商、水喉工人、水喉和裝置供應商、業主以至住戶,亦應該有這個責任。」推卸責任,諉過於人的態度,實在可恥!

這種態度其實並非自九月始,事件曝光初期就已經如是。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和房屋署署長應耀康,起初高調點名指責水喉匠林德深;衛生署主任稱飲鉛水「拉勻一世唔係好多」;食衛局局長高永文近期稱「不排除有血鉛超標小童之前已發展遲緩」,「醫學上難講兒童發展遲緩的確實原因」;總之,鉛水問題其咎在誰?官員的答案是人人有份,政府只是其中一個「持份者」!你說還有多荒謬!

十月八日的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稱「必定追究有關承建商的責任」,房委會投標小組懲罰了有利、中國建築、瑞安和保華,但房委會和房屋署呢?房屋署前年已遭審計署批評,編配和運用公屋單位的工作很不濟,現在又被發現監管公屋食水供應也很不濟。十多年前的短樁醜聞後,建造業檢討委員會直指,公屋工程判上判易生問題,若總承建商沒有充分監管分包商,分包商有機會偷工減料,建議房署在工程期間定期進行獨立技術稽核工作。今天的房屋署,又在公屋食水供應裡犯上類似錯誤。目前的房屋署,究竟是否有能力負責公共房屋的工作呢?若否,為何仍未有人遭裁撤呢?為何仍未見有架構重組呢?「沒有問責下台,只有升官發財」,並不止於局長,近年連民航處前處長羅崇文、海事處前處長廖漢波也得享這種「刑不上大夫」的待遇。請問司長、張局長,運輸及房屋局及其轄下的部門,是否有特權的呢?

特區政府要袒護涉事的房屋署,就只有依靠立法會引用特權法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真相,追究責任!

 

先進社會 瀕臨瓦解

公屋食水含有重金屬、港鐵列車頻頻故障、醫院不斷出現醫療事故、學校拒為墮樓學生報警、警察濫施酷刑,以上種種,都顯示香港的公共服務質素急速崩壞,我們一直引以為傲的先進社會瀕臨瓦解,市民的生活質素快將倒退至發展中國家水平。短短十八年,特區政府就把殖民政府遺留的廉能政治和良好制度敗壞殆盡,港人向政府問責無門,只能「含忍」,任由魚肉!

二○○一年的居屋短樁案,立法會也引用了特權法調查,為何今次影響範圍更廣的公屋鉛水醜聞,立法會的建制派卻會「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對於危害港人健康的鉛水事件,他們紛紛發言為犯下彌天大錯的專權政府緩頰,指責反對派搞政治鬥爭,他們都是這個害人政權的共犯!在議會裡他們為專權政府掩蓋罪惡,在議會外他們密鑼緊鼓「落區」宣傳,口稱「民生無小事」「務實為民」,堪稱無恥之尤!建制派政黨競逐議席,就是為了跟專權政府合謀,欺騙和剝削港人以獲取私利!今天反對引用特權法調查鉛水事件的議員,跟鉛水一樣,都是香港的「公害」!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十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