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議事規則》第40(4)

對《2014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全體委員會

提出「休會待續」議案的發言

《條例草案》在二讀階段,本會曾經辯論並表決根據《議事規則》第40(1)條動議的「中止待續」議案,「中止待續」和「休會待續」議案本質雖然相近,但實際上是兩套根據不同規定動議的程序,並針對不同的議案。

2016125日,主席分別跟各派議員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會面後,向傳媒表示:《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具爭議性,應該要有充足時間讓議員辯論,故定下死線不實際也不合理。本席同意這觀點,議長在任何時候都應捍衛議員辯論法案的權力。

此一時,彼一時,目前與本會在17日表決「中止待續」議案時的情況有所不同: 除了本周會議會至明天 (127) 下午1時,及23日的兩日半會期外;下月中農曆新年假期休會,217日的會議我們又要就689施政報告辯論,224日我們就要暫停審議法案,聽取財政司司長宣讀「財政預算案」。 32日雖然有兩日半會期,可是39日因為要遷就北京人大和政協兩會開會而我們要暫停會議。 雖然主席計劃在224日宣布「財政預算案」後加開會議,但要確保在316日前亦通過根據《公共財政條例》提出的「臨時撥款決議案」,殊不容易,一旦錯誤掌握時間,政府4月份有機會無法支付正常開支,出現「財政懸崖」。 根據《議事規則》第18條,「臨時撥款決議案」置於法案之後,我們可能又要花1-2天時間根據第91條辯論和表決暫緩第18條的議案。

主席英明,以「論盡」描述政府進退失據的情況,十分中肯。

在不同階段,建制黨派議員都曾經表示《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不是非通過不可: 民建聯葉國謙一早表明《條例草案》「過唔到,唔死得人嘅」;工聯會黃國健公開支持政府撤回草案,再作諮詢;自由黨曾表態同意押後,田北俊甚至投票支持《條例草案》二讀的「中止待續」議案;連新民黨葉劉淑儀,上周也建議政府撤回草案。 諷刺的是,除田北俊議員外,所有建制派議員都投票反對「中止待續」和「將法案付委予專責委員會」的議案。 令人聯想到日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一方面公開承認對《條例草案》全無認識,另一方面卻千方百計向本會施壓,甚至恐嚇議員「唔好有權用盡」,要求盡快通過《條例草案》。

主席苦口婆心力勸各方加強溝通,化解僵局,過去幾星期各方的確有一些接觸,然而,這些接觸並沒有收窄彼此分歧,亦沒有提出任何新建議,僵局依然。 況且受制於議事程序,不論是政府或議員都不能在現階段提出新的修正案,加上政府態度強硬,若主席期望透過溝通「找出大家共贏的一條出路」,恐怕只是一廂情願。 「專責委員會」的程序與「全體委員會」不同,前者可重新審議法案及修正案,並提出新的修訂,但隨著「將法案付委予專責委員會」議案被否決,主席又不願根據《議事規則》第55(1)(b)條自行將《條例草案》付委予專責委員會,承擔政治責任。大家只有被迫進行漫長的「困獸鬥」: 議員重複發言、不斷要求點算法定人數、甚至偶然出現流會等

而其他法案,包括《2015年截取通訊及監察(修訂)條例草案》、《物業管理服務條例草案》和《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等,能否趕及在本立法年度內完成立法程序,實屬難料。 政府必須承擔一切的政治後果,若建制派議員不當機立斷,支持突破僵局的「休會待續」議案,9月選舉時亦必遭選民責難,隨時議席不保。

身兼人大或政協的12名議員,原定需於3月初到北京出席人大及政協兩會會議,但他們初步決定押後起程,至34日立法會大會後才上京,爭取立法會多一個會期審議《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他們會向兩會請假。葉國謙議員表示:「遲咗開人大會議一定有損失,但會盡力而為,保持議會運作,盡議員職責。」

原來他們清楚知道,過去這麼多年在3月不出席立法會會議而跑去北京,沒有保持立法會運作,是沒有盡議員的職責,幾年前就曾經出現「臨時撥款決議案」未獲通過出現財政懸崖的情況。 這些議員過去提到「一國兩制」時,經常說先有「一國」才有「兩制」,如今竟然「冇大冇細」缺席人大政協,而陪689發癲留守特區死撐「網絡23條」? 誠如葉國謙議員說:《條例草案》「過唔到,唔死得人嘅」,這些議員無需要為689犧牲。

雖然明年主席未必會留任,但本席也藉此提出將來立法會安排3月份會議時,毋需再遷就身兼人大或政協的議員,他們的表態相當清楚,原來早就可自行選擇是否留港出席立法會會議。

最後,本席呼籲建制派議員支持「休會待續」議案,到今時今日,唯有通過議案才能「迫使政府和各方面,一起商議出一個妥協的方案、一個各方面都比較能夠接受的方案。」 更何況就算今天議案被否決,肯定有議員在全體委員會其他階段再次提出「休會待續」議案,在客觀環境所限,他們的堅持,多數會徒勞無功。

重複動議「休會待續」議案曾在2012年立法會全體委員會審議《2012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時出現。 余若薇議員動議「休會待續」議案的發言時表示,一旦「休會待續」議案被否決,便不能再次動議。 曾鈺成主席當場澄清糾正:

「余議員剛才發言時提出了一項有關《議事規則》的問題,我想在此澄清。

「她剛才說這項中止待續議案只能提出1次,如果被否決了便無法重提。 余議員引述的是《議事規則》第40(3)條,當中訂明在繼續辯論時,除獲委派官員外,不得再動議現即將辯論中止待續的議案。  然而,如果大家看第40條,條文所規管的是該條的第(1)款和第(2)款中提及的議案,而該條的第(1)(2)(3)款所談及的,其實均是立法會會議。如果在立法會會議上辯論某一項議案時,有議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正如余議員剛才所說,我們首先要就該議案進行表決,而如果議案被否決,原來的辯論將會繼續,辯論過程中不可再次提出中止待續議案。

「可是,余議員提出的休會待續議案,是根據該條第(4)款提出,而第(4)款所規管的是全體委員會會議,正正便是我們現時所處的階段。在全體委員會會議上,議員同樣可以無經預告,動議一項委員會現即休會待續的議案。如果這項議案被否決,委員會的程序便須繼續進行,但條文卻沒有訂明是否不可以再次提出有關的議案。

「我跟法律顧問研究了好一陣子,究竟草擬第(4)款時是否有疏漏? 是否遺漏了對應第(1)(2)(3)款的一些部分?然而,條文便是這樣,沒有訂明不可以再次提出休會待續議案。

「法律顧問認為可以有一個解釋,便是第(4)款所規管的,跟第(1)(2)(3)款所規管的辯論不同;分別在於第(4)款所涉及的是全體委員會階段,可以十分冗長。按照現行的《議事規則》,在全體委員會的立法會不同時段,是容許不同議員提出休會待續的議案。 當然,立法會主席有責任研究提出該議案的時候是否合理。 舉例來說,假如我們剛辯論 完余議員提出的休會待續議案,經表決後被否決了,如果另一位議員接着立即提出相同的議案,當然是很不合理,我不能予以批准。 然而,我想在此作出註腳,那便是余議員剛才說不可再次提出休會待續議案,《議事規則》是沒有很清楚的規定。」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

201259日的立法會會議,《立法會議事錄》,第6636-6637頁。 值得留意,曾主席作出澄清前曾徵詢了立法會法律顧問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