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蘋果日報》堅哥(當年《蘋果》老總),才有《癲狗日報》癲哥,所以先談堅哥,後談癲哥。

堅哥是葉一堅,好像已經退休。香港兩張銷量最高報章《蘋果日報》和《東方日報》,他都擔任過總編輯,是報業前輩。我好像沒有和他見過面,但他當年在《蘋果》的專欄「堅哥與你」,我時有拜讀,那時這樣奔放風格,講述編輯室内部情況的欄目不多,所以大受歡迎。有些至今印象猶新,例如他用「必厨」來形容徐詠璇。後來老闆要他寫社論,他在不太願意之下寫了一兩篇,最後一篇是除了最後一句自己寫之外,整篇都是引述另外一篇文章的。這篇社論也照樣「出了街」。以後也沒有見他的社論。「堅哥與你」寫了一段時間也因為事忙而終止。這樣瀟洒的總編輯,我當時心裏十分欽敬。

癫哥不是葉一癲,是後來成為著名影評人的皮亞。癲哥入《癲狗》的時間比我早。據說,「癲哥與你」的靈感來「堅哥與你」,正所謂「你有堅哥,我有癲哥」,相映成趣。文筆方面,癲哥資歷較淺,但個人認為是青出於藍勝於藍,除了早段一段適應期之外,同堅哥完全有得揮。我最印象深刻的是,那次《凸周刋》出版人梁天偉被砍手,翌日他的專欄標題是「毓民隻手」,全篇不斷提及毓民隻手,聽聞令黃太看得心驚肉跳。那份黑色幽默和自嘲,又恐怕只有《癲狗》承受得起。

除了專欄外,皮亞兄也獨力編寫的兩大版娛樂版,與其他人力豐厚的娛樂版相比毫不遜色,標題更盡顯癲哥本色,成為報紙一大特色(我稍後在「那些年的癲狗」將作回顧)。

皮亞兄後來另有高就,而且成績不錯。我們偶爾在街頭相遇,由於時間倉促,都只是寒喧數句,鮮有懷緬共事的日子。

在這裏提及癲哥的原因是,今次《癲狗日報》網上版,我們完全沒有想過要做娛樂新聞。原因不證自明,因香港娛樂圈已死,娛樂八掛新聞全無叫座力,但有沒有人用政治經濟角度看這個問題,例如電視台發牌問題、電影圈自我審查以至港産片缺乏特色,以至香港藝人因言論遭全面封殺等⋯⋯

不知癲哥仍在的話,他會怎樣寫以上的題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