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不知有心或是無意讓5000萬客戶資料流入數據分析公司手中,而那公司卻是曾經在美國大選以數據分析翻雲覆雨,讓數據科學道德課又添一案例。

英美國會都準備叫臉書老闆去照肺,香港大眾似乎多抱塘邊鶴心態。但大家有否想過,你也曾雙手奉上你的個人資料,來供養過不只是臉書的一堆網路怪獸?

老老實實,我不能保證自己沒中過招,但至少我努力嘗試減少被臉書的人工智能了解。我一律拒絕玩臉書的附加遊戲,那些甚麼「運程大測試」、「你前世是甚麼」、「你是紅樓夢甚麼人物」、「最似那個明星」更是寧死不碰,任何需要用我臉書帳戶登入才連得上的東西都一律拒絕。但是我Like過了甚麼,Share過甚麼,就無可避免被統計了。

說是被統計,這不夠準確。如果你了解大數據背後的人工智能深度學習那把戲,我會說:其實我們都在臉書這大魚缸內被研究,被模仿,被學習。

每一個反映你喜好的動作,都會牽動深度學習程式內的某某參數,讓它下次再將你最喜歡的資訊推到面前,有點像袁世凱天天看自家制作的《順天時報》。它還會很客氣的問你:告訴我為甚麼這不適合你?讓我們日後做得更好。

最近臉書程式更不轉彎抹角了,直接開一欄,問題一個接一個的問你的喜好,我見到就火滾:你係我邊個我做乜要俾你研究?

當然,臉書只是一個很狹隘的例子,相信大家早已見識過更恐怖的大數據人工智能怪獸,那些怪獸越是了解就越不敢用,恐怖的是不少人讚那些怪獸夠先進。

在這種時代,貪婪的人與有野心的人都用上先進科技裝備好自己了,但像霍金這樣的美麗思維卻消逝了,世界會變好嗎?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