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新聞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新任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志源在人大會議上建議香港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宣誓時加入「擁護國家憲法」字眼,真是「左」得可笑!

眾所周知,自1984年12月19日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在鄧小平親自關懷下,在當時的中國政府和香港各界社会賢達努力下,經過五年多的諮詢、起草工作,終於在1990年4月4日由第七屆人大第三次會議通過頒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基本法在序言和第5條莊嚴規定,按照「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方針,「不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並因此在第104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為什麼基本法第104條不提「擁護國家憲法」呢?這難道是鄧小平等老一代領導人和當時中國政府、香港各界人士的「疏忽遺漏」嗎?絕對不是!這恰恰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方針的體现,即「尊重兩制差異」的體現!

若按照譚志源這類不學無術、對「一國兩制」初衷一竅不通的「左」王建議,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在宣誓時加上「擁護國家憲法」字句,那會產生什麼後果呢?

第一,憲法第一條規定「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香港既然要擁護,就得勾消基本法「不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的規定,改為實行社會主義制度;

第二,憲法第2條規定「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香港既然要擁護,就得廢除立法會,組建香港特區人民代表大會;

第三,憲法第5條規定「國家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的統一和尊嚴」;香港既然要擁護,就得放棄「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接受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及最高人民法院領導;

第四,憲法第6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的基礎是生產資料的社會主義公有制」,「社會主義公有制消滅人剝削人制度」;香港既然要擁護,整個私有制作為資本主義社會基石就得徹底推翻!

第五,憲法第10條規定「城市的土地屬於國家所有」;香港既然要擁護,不論地產財團還是私人業主的土地就得統統沒收交給國家;

第六,憲法規定「國家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香港既然要擁護,什麼「世界上最自由經濟體」、什麼「自由港政策」,這些屬於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一套就得通統拋棄!

第七,憲法規定「國家推行計劃生育」,香港既然要擁護,以後就不得再自由生育。

等等,等等。這就是為什麼基本法的宣誓規定沒有寫上「擁護國家憲法」而只規定「效忠基本法」的原因,從而避免了法律上的矛盾和政治上的尷尬!這正是鄧小平一國兩制初衷高明之處!

請問譚志源之流,明明基本法宣誓條款沒有「擁護國家憲法」,體現「尊重兩制差異」,你卻建議加上去,豈不是令「一國兩制」立時變為「一國一制」嗎?八十年代中長達5年的基本法諮詢、起草,討論無數次才定稿,難道鄧小平、中國政府、香港各界都比不上你譚志源「醒目」,要你今時今日來「執漏」嗎?你獻媚取寵,為「左」作倀,實際上將「一國兩制」篡改為「一國一制」,簡直是「左」迷心竅,利令智昏!常言「真理向前走多半步就變成謬誤」,愛國不等於「寧左勿右」,若再執迷不悟「左」下去,「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