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很少報章會將自己二十年前的舊新聞、評論再刋出,供讀者重温。這不是「炒冷飯」,因為我們可以很自豪説一句:“I told you so!” (晨早話咗你地知喇!)。我們首先要感謝那位免費提供《癲狗日報》給我們的支持者,也呼籲其他保存印刷本的朋友通知我們,因為我們手上的報紙並不齊全。為什麼要讀舊報紙?正如美國華盛頓郵報已故出版人格拉咸所言:「新聞是歷史的初稿」,而巜癲狗日報》作為歷史的初稿完全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不信的話,從今日起,您可以詳細閲讀本欄,看看我有沒有騙你。]

 

一九九六年三月十八日《癲狗》創刋號,唔單止頭版勁,內頁篇篇文章精彩,再重要係夠寸。
單係一篇「癲狗編輯室」已經盡顯功架。

 

 

老總眉批:寸過馬撚

解讀:當時兩大報陷入減價戰,平到兩蚊份,兼且有嘢送,廣告又賣到周圍都係,處於這樣環境,《癲狗》無錢賣廣告,出紙得兩紙(人地係成叠),靠乜突圍?兩個字:「內容」。就係因為內容精彩,所以寸得起。

 

內文節錄:

絕不減價,唔買就罷!

我為我生存,只好賣五元。

《癲狗》不是甚麼大報,可以以本傷人,可以自打嘴巴減完又加。

《癲狗》沒有幾多本錢,全數來自黃毓民的積蓄,翻箱倒籠砌夠三幾百萬已揮汗如雨。

是以三個月內,若未能自負盈虧,就要「自行了斷」。

而黃毓民也不是甚麼能哭善笑的商業奇才,臉皮厚到可以做牆紙,笑騎騎的向著太陽升起之處大送秋波,哥前哥後,三跪九叩,直如周恩來托世,只差運籌帷幄的功力,暫未能以成敗論英雄。但其腦之滿腸之肥,毓民自是不能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