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講題是「無所不容而有所不為」。

香港大學候任校長張翔日前會見記者時表示,在校園內談港獨必須受法律規管,並以美國槍械管制作比喻,指自由應有底線,亦不可借言論自由歧視異見人士。我的朋友蘇賡哲博士在「臉書」上回應張翔的讕言,蘇博士說:港大候任校長用美國人可以擁槍但不可用來射人,回應港大港獨言論自由的詢問。他錯了。如果美國人不能用槍射人,那麼擁槍權有甚麼意義?擁槍權和言論自由,都是要用來對抗強權壓迫的。

真是旨哉斯言!

言論自由是人類所有基本自由權利的基礎,即使有時候會受到法律限制,也是消極地為了保障他人的自由,而不是積極的保障擁有公權力的政府。發表與統治者不同政見的自由,不應受到法律的限制!

看到此間大學校長一個比一個不堪,我便會想起埋骨香港,做過北洋政府時代的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先生。一九四零年蔡元培先生逝世,有份籌組中國共產黨的邵力子在追悼會的特刊中,以「無所不容而有所不為」九個字來形容蔡元培先生。這九個字真是很確切地形容蔡元培先生在民國初年辦北京大學,令到北大成為一家「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高等學府,培養學生獨立自主,開放進步的思想,沒有蔡元培並沒有「五四運動」!

「無所不容」是指對不同政見的包容,「有所不為」是說堅持原則不避豪強,所以蔡元培先生並沒有屈服於北洋政府的壓力,去解聘陳獨秀、約制胡適之!

當下香港,價值混淆,是非不分,群魔亂舞,萬馬齊瘖!大學校長昧於良知,為強權張目,打壓青年學子表達政見的自由,「無所不為」,不但有辱斯文,抑且使大學殿堂蒙污,令人髮指!「無所不容而有所不為」是知識分子的高尚節操,不是幫閒文人,吮癰舐痔的政客可以仰望,後者即使地位崇隆,權傾一時,終究會留下歷史的?名!八九年神州巨變期間赴美留學,在美國高等學府自由地從事學術研究二十多年,張翔現在以美籍華裔學者身分主持香港大學校政,尚未履新便已擺出一副「有所不容」的臉孔,去打壓言論自由,據說他懂得「隱形之術」,但阿諛權貴的醜陋面目卻一早「現形」!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