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2014 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根據《議事規則》第 40(4) 條,動議『全體委員會現即休會待續』的議案 」
2016.01.29 2016.01.27 立法會會議的延續

回應局長的發言
局長在發言中,希望議員對「休會待續」議案投下反對票,好讓版權草案繼續恢復審議。本席在「休會待續」議案的主體發言中,已對未來兩個月的政治形勢作出分析,扣除假期、北京兩會和《臨時撥款》審議的時間,即使主席同意在財政預算案宣讀後繼續開會,直至四月前只剩下二至三次的會期,版權草案能否完成審議和表決,相信局長也心中有數。越陷越深,只會泥足深陷。

有傳聞政府當局在三月十六日的會期,會以《議事規則》第91條「議事規則的暫停執行」以暫停執行《議事規則》第 18 條「議事事項的次序」,讓《臨時撥款》的決議案能如期在三月底前通過。政府當局根據《議事規則》第 91 條的動議,全體的泛民議員發言十五分鐘,加上建制派每小時「放小息」十五分鐘,相信也要十小時的會議時間。版權草案根本就沒有可能在三月底前通過,政府當局如何心不甘情不願,也得要面對現實。 本席再次勸戒政府當局,趕快撤回草案,不要為了與反對派「賭氣」而白白浪費大家的時間。

回應各議員的發言
今次「休會待續」議案,「花生味」十足,花火四濺,建制派亦有不少議員發言,建制泛民雙方言論針鋒相對。王國興在發言中,可謂「九唔搭八」。討論根據《議事規則》第 40(4) 條,動議「全體委員會現即休會待續」的議案,黃國興卻用了三分之一時間去談論泛民「保金黨」、黎智英等,與議案無關的事情。

蔣麗芸在發言中,批評反對派議員動議「中止待續,提了又提」。連《議事規則》第 40(1) 條的中止待續與《議事規則》第 40(4) 條的休會待續都未能分辦清楚。加上蔣議員發言內容言必「局長話乜乜乜」、「局長話得」、「局長都話會通過後即刻檢討」等等。到底蔣議員是否理解三權分立等的政治哲學理論、有否仔細研究條例、能否稱職中立地去審議政府提出的法案,實在令人懷疑。

在陳家洛發言期間,不過是指出作為議員應該思考,明辨是非,並不是只在會議廳上呆坐就當作是履行了議員的職責。建制派則群起而攻之,表示根據《議事規則》第41(5)條:「議員發言的內容不得意指另一議員有不正當動機。」引致鬧劇一場,導致代主席梁君彥需要暫停會議10分鐘「睇帶」後,才能作出裁決。

翻查過往一個月審議版權草案的情況,在「中止待續」議案時,25位泛民議員加上本席,反對派26位議員均有發言,而建制派則只有10位議員發言。在法案恢復二讀時,21位泛民議員加上本席,反對派共有22位議員發言,而建制派則只有7位議員發言。聲稱支持議案的建制派議員,竟然也沒善用二讀發言時間,提出理據說服反對派的議員,甘於做橡皮圖章。如果建制派願意多發言,就可以利用發言時間與陳家洛辯論,不用搞到向主席申冤投訴,並像「小學雞」般插話的荒唐行徑。

以往在版權草案審議期間,建制派多番明示或暗示,指稱泛民議員進行拉布。李慧琼議員更稱泛民議員「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那請問主席,建制派這些言論,又有沒有違反《議事規則》第41(5)條:「議員發言的內容不得意指另一議員有不正當動機。」

在涂謹申發言期間,他「代表」泛民向建制派開出條件,聲稱泛民提出的三項修正案,到底建制派最不能接受是那一個修正案,那就先撇開該項修正案。然後,將建制派比較不太反對的修正案,拿出來商討,並希望收窄雙方的分歧。

必須重申,本席決心會拉倒惡法。政府應先撤回現有殘缺的草案,並在沒有既定立場的情況下再與議員、相關人士進行商討。而且,泛民的三項修正案基本上也不同性質,不能像「街市買菜」般,討價還價,混為一談。

本席感到欣慰的是,泛民主派部分議員,大方承認自己正進行拉布。黃碧雲在發言中稱:「拉布係唯一嘅防守,可以守住立法機關。」另外,張超雄、莫乃光議員也大方承認現在就是在進行「拉布」。若泛民議員在幾年前有一樣的覺悟,相信立法機關的尊嚴也不會一再被政府當局踩踏。

陳鑑林在發言中提及,「以民主方式通過投票表決,決定草案嘅命運,係最公道嘅做法。」這個由半數功能組別組成、又不是完全普選的殘缺議會,掌握約六成選票的泛民只取得約三分之一議席。試問這樣投票表決得出的結果,又怎可能稱得上是「民主」?陳議員更稱「坐定定開會先係負責任嘅表現」。議員沒有議事,也沒謹慎思考草案通過後的正面與負面後果,僅僅只是呆坐和投票,算是稱職的代議士嗎?

陳鑑林還多番強調法案委員會已開了24次會議,已有足夠討論。去年6月29日法案委員會,本席曾有一段發言,現在亦同樣適用以回應陳議員的觀點:
「上周五黃昏才收到政府的擬修正案稿,足22頁,實在難以準備在周一早上作出討論。 其實,自五月開始我們狂加會議,五月份共有3節會議,六月份有4節,而七月份都有3節。 除非委員有足夠時間閱讀和研究文件,否則根本不可能有具意義的討論,尤其是主席建議政府當局須回覆的所有事項,在條文審議完結後才處理,這幾次會議匆匆討論的事項,其實就是委員關心的事項。 若政府當局趕不及準備文件,就應該建議主席取消一節會議,而非迫委員會次次在短時間惡「哽」文件,犧牲委員會討論。」

現時「拉布」的情況以及政治形勢分析
最後,本席想就現時「拉布」的情況以及政治形勢再作分析,希望說服建制派議員,支持這次「休會待續」的議案。兩個星期前,主席分別約見各方陣營的人士,希望化解政治僵局。主席稱:「有個別建制派議員樂見流會出現,好讓泛民負上政治後果。」所謂的「政治後果」,恐怕就是689與一眾建制派議員,經常掛在口邊的「以選票懲罰泛民」,希望選民能以手中的選票,「踢走」「拉布」的泛民議員。

本席必須指出,自回歸以來數次的立法會選舉,泛民得票率均維持約六成。泛民議員最擅長的就是計算選票的流向,若「拉布」真的如同建制派議員所說是「票房毒藥」,如此吃力不討好,又會損失選票的事情,泛民主派斷不可能參與。泛民主派最看重的就是所謂「中間選民」的選票,當中不乏眾多的專業人士與知識分子。泛民今天仍然參與「拉布」,以證明黃碧雲所謂「拉布係唯一嘅防守」已得到「中間選民」的認同。民心思變,建制派所謂「以選票懲罰泛民」,恐怕並不奏效。

建制派多番向主席施壓,希望主席能及早「剪布」,幸好主席不如一眾建制派一般見識,多次向媒體表示必定會盡力維護議員的發言權利。香港現今的政治僵局還未完全爆發,很大程度上都是議會仍發揮著一定的「維穩」作用,民眾仍相信、仍有一絲期望,議會仍是「解決問題」的場所。但是,若政府當局執意要脅持議會,建制派無視每個法案的反對意見。這樣徒具形式的議會,既無法反映真正民意,又沒法消減衝突。最終整個社會定必充滿怒火,民眾更加傾向訴諸體制外的途徑「解決問題」。這恐怕就不是「以選票懲罰泛民」這般簡單,而是民眾對在座的所有官員、議員、政府與立法會均徹底的不信任,建制派與政府亦將要付上沉重的代價。

政府當局把民眾反對草案的聲音,歸究在反對派議員煽動群眾所致。試問泛民議員又何德何能去煽動群眾呢?從法案委員會成立開始,泛民議員並沒有強烈反對的意願,更遑論要參與「拉布」?可是,今天所有的泛民議員都參與了「拉布」,向政府施壓,即是因為泛民議員懍於沸揚民意。民眾徹頭徹尾就反對草案,泛民議員騎虎難下,被民眾迫使參與「拉布」。現今的政治形勢早已與過往十數年大為不同,民眾已覺醒,公民社會已日益壯大,政府與建制派仍抱著舊思維,認為泛民議員仍能號令群眾上街、煽動群眾,實在是太抬舉了泛民,並侮辱市民的智慧。

為了維護立法機關的尊嚴,挽回市民對立法會的信心,不單止泛民議員,建制派議員也絕對有責任就本席動議的「休會待續」議案投下贊成票。使得政府能懸崖勒馬,及時對草案作出檢討,不要一錯再錯!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六年一月廿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