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講譯名和標題,今日談《癲狗日報》專欄。

副刋専欄是中文報章的特色。以英文報章為例(特別是英國報章),星期日副刋是重頭戲,篇幅和內容都很豐富,而且大報的做法是另聘一組人編寫,如果是評論文章,以每星期一篇名家長文為主打,中文報紙則擅於組織大量作家,每天以專欄形式和讀者見面,字數以千字為限。好些報紙曾以專欄馳名,甚至「孭起成份報紙」,意思是讀者花錢購買報紙的主要原因不是為了新聞,而是追看專欄,我自己印象的是故人趙來發當年編輯的《信報》副刋(有現任教於教育大學的呂大樂寫專欄,欄名好像是「文化失言」)。

名人寫專欄是較容易吸引讀者的方法,但名人之所以有名,通常是因為社交活動多姿多采,或工作繁忙,要他們動筆也不容易。當年《癲狗日報》當然不會例外,毓民以自己的江湖地位和社交網絡「碌咭」,作者陣容強大,副刋專欄精彩紛陳。毓民以政論見稱,政評作者當然鼎盛,令人驚喜的是,娛樂版的專欄作者竟然有黃秋生和阮世生。

阮世生是名編劇,文字功力自不待言,至於黃秋生,令我驚喜之處看到他不為大衆所知的另一面。我的意思不是我和他有私交,當年只有在娛樂版編輯皮亞離職後,才與他在電話中略談一下專欄的內容而已。

秋生令我最印象的是他的字體,秀麗端莊,很整齊。我沒有機會問他,但估計他花在這千字專欄
的心思不少,甚至可能賸寫一次才交稿的(我的推測是有根據的,因為另一位才子的稿,字體較為潦草,改的字句也多,看得出是以高速寫作),所以絕對不是敷衍毓民的。

更令我佩服的是,他用語間或粗鄙(例如諷刺董建華的「祖國好,香港好,X你老母」),但對正寫的態度相當嚴謹,例如在第一天的專欄已用「畀」,而不用「俾」。他喜以粵白入文,偶有粗口(「撚」)。對此,毓民早有批示,「成份癲狗,只有黃秋生一個准寫粗口」。可能是這原因,很多人忽略了一點,黃秋生其實可以寫到水平很高的政論和社論(當然大家不一定同意他的觀點)。那個時候,我總在想,假如他不是投身演藝事業,而是報業,他定會當上總編輯,而我們也會損失了一位影帝。

現在《癲狗日報》網上版出世,他送來一個毛筆「吠」字,在書法方法已見功力,只不過他的鴻文,恐怕讀者如我又只能引頸期盼了。退而求其次,我希望有人創作一個劇本,以香港報業為題材,由黃秋生飾演總編輯角色,我敢肯定,他的演出一定會十分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