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學生要求管制槍械運動聲勢浩大,參與人數之多,儼然有直迫上世紀反越戰運動之能量。今次美國中學生運動與當年反戰運動不同之處是:全國學生響應之快,與六十年代醖釀數年之長,不可同日而語;再者,學生領袖明言,將在美國國會中期選舉發揮力量,要求議員在槍械管制問題上表態,稍後更會發動學生登記成為選民,在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中投票。

很明顯,今日美國中學生政治觸覺之強,已非當年吳下阿蒙,而且學運領袖在大型集會演說,修辭技巧有大將之風,條理分明之外,更能鼓動人心,相信如果美國政治建制對有關訴求置若罔聞,他們之中年齡較大者,很可能在不久將來參選民選公職,成為一股政壇新力量。

在另一邊厢,支持平民擁有槍械的美國人為數不少,現時只是暫避風頭,等候對手出錯,再作反擊。亦有論者謂,學生要求管制槍械,有挑戰美國憲法賦予國民擁有槍械自衞的權利之嫌。此種說法當然可以理解,皆因美國國民最原始心理狀態,視世界為西部,美其名為「拓荒精神」,實則認為只能以武力維護公義及法紀(而且正義者往往只限於白人,而這套世界觀亦見於美國處理國際政治的基本態度),所以絶對不能問題是,學生所要求者,並非禁槍,而是管制槍械泛濫(特別是在校園)。其實只要細心一想,AR-15本為戰場上美軍使用的M-16 自動步槍的變種,竟可為少年輕易公開購得,繼而在校園內大開殺戒,豈可與維護公義相提並論!奈何美國軍火商及槍會游説能力極強,民主、共和兩黨政客中收受其獻金大有其人,故此每每對槍械暴力問題顧左右而言他。

今次學運另一特色是,與六十年代反戰運動遙相呼應。在學生集會中,有歌手演唱搖滾詩人卜.戴倫名作「時代正在改變」;另前披頭四成員保羅.麥卡尼亦在紐約,其亡友約翰.連儂遭槍殺之處,低調參與遊行,被美國有線新聞網絡記者「野生捕獲」。

歷史證明,凡年青學生參與之大型社會及政治運動,其延後影響必然巨大,皆因部分參與者日後將成為政治、社會、文化圈之中流砥柱。六十年代反戰運動衍生婦女解放運動、種族平權、環保等運動,並開啟新紀元意識,影響遍及全球,今次恐怕亦不例外,論者宜密切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