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很少報章會將自己二十年前的舊新聞、評論再刋出,供讀者重温。這不是「炒冷飯」,因為我們可以很自豪説一句:“I TOLD YOU SO!” (晨早話咗你地知喇!)。我們首先要感謝那位免費提供《癲狗日報》給我們的支持者,也呼籲其他保存印刷本的朋友通知我們,因為我們手上的報紙並不齊全。為什麼要讀舊報紙?正如美國華盛頓郵報已故出版人格拉咸所言:「新聞是歷史的初稿」,而巜癲狗日報》作為歷史的初稿完全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不信的話,從今日起,您可以詳細閲讀本欄,看看我有沒有騙你。]

《癲狗日報》其中一項新聞史上的瘋狂創舉是「捉狗敢死隊」。請注意:我在「新聞史」三個字之前沒有加上「香港」,因為放諸全球新聞界,鮮有報紙膽敢以同業的社論月旦評級(而且是負面的)作為欄目,故名之以「敢死隊」,實際是指執筆者得罪同行,預計自己在香港報業行內難望有獲聘機會。

老總眉批:低處未算低 谷底無反彈

解讀:很不幸的消息是,「捉狗敢死隊」死了,不會隨著《癲狗日報》網上版復活。我原本構思新版「捉狗敢死隊」為「金裝捉狗敢死隊,版主『打狗李』」,現在不能成事,原因是目下香港報章沉淪,社論普遍都達到「五狗」水平,假如每天都是五隻狗,讀者睇到都會走。吊詭的是,如果社論不是現在這般惡劣,「捉狗敢死隊」反而可為。嗚呼,哀莫大於心死!

另外,「捉狗敢死隊」最初的評級依次為:一)狗得幼稚,二)狗得無知,三)狗得白癡,四)狗得無義,五)狗得無恥,未見突出《癲狗》風格,及後略加修改,變成:一)狗,二)好狗,三)很狗,四)好很狗,五)好很勁狗,則顯出《癲狗》特色。修辭之道,文章之本,願與《癲狗》仝人互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