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人之前都將個焦點集中響臨時撥款議案響朝早被火速通過,無乜人留意區諾軒早一晚嘅「處女發言」其實係錯漏百出,反映佢同佢果班狗頭智囊班底根本就未夠班響立法會議事。

先唔好講呢條垃圾連臨時撥款議案辯論只係限於討論「臨時撥款」部份,根本唔容許直接討論預算案內容,因為咁等如將之後嘅議程跳過辯論,搞亂議事程序,因而果比大口狗梁君彥多次嚴正駁斥,仲侮辱性咁話「唔係睇在你係新丁議員份上,我都唔會包容」,

不過最撚離譜、完全反映區諾軒無水平做立法會議員嘅都係果句:
「因為、大家、本來、如果財政穩健呢、一個好嘅公共行政體制,其實呢,就唔駛係唔係都話要唔夠錢呀,然後話要撥臨時撥款呀咁樣樣……因為財政預算案預算得好呀,其實根本就唔駛再臨時撥款比你啦」

我心諗你係咪痴撚咗線呀區諾軒!臨時撥款議案條例由一九七五年經修訂引入,就係為咗立法會有足夠時間審議預算案架傻仔,點解你竟然可以掉轉黎講?呢個議政水平只到區佬Level嘅政棍當然唔會知,編列財政預算案係要愈接近財政年度终結,先至能夠愈掌握到政府最後收支;而因此立法會如果要仔細審議預算案,就一定要透過申請臨時撥款黎創造一個Buffer比你班議員(所以近年政府先故意唔申請撥款上限,意圖縮短緩衝期迫立法會盡快表決),而唔關乜撚「公共行政體制」好唔好事,呢個係第一錯;

又之前好多議員走去開兩會搞到立法會休會,講緊嘅係令臨時撥款議案要響短短兩日間審批,區諾軒可以又搞錯咗因為咁而令到唔夠時間審議財政預算案,連基礎問題都搞唔清,呢個係第二錯;

但最最離譜,都係呢隻爛鴿竟然夠膽死話「財政預算案預算得好呀,根本就唔駛再臨時撥款比你啦!」好心你條廢柴係咪可以用下腦,一項經已實行咗三十幾四十年,會比你呢條乜都唔識嘅民粹政棍突破盲腸?即係如果我係建制派一撚定拍手贊成:好呀,以後取消臨時撥款議案,財政預算案就係響財政年度結尾三月底前一定要審議完成,唔係就由區諾軒你承擔哂所有政治責任啦!垃撚圾,臨時撥款議案就係一項避免立法會變成橡皮圖章嘅重要措施黎架,咁都唔識夠膽死走入議事堂發言?香港民主究竟選咗啲咩垃圾出黎?

最後,呢隻爛鴿區諾軒口口聲聲要反對臨時撥款議案,迫使政府做得更好,但響三月二十二日朝早立法會大會續會時,你區諾軒去撚咗邊?乜唔係要投反對票咩?當日只有八個建制派議員在席,包括比范國威批評為「懶隨」(原文照錄)嘅新任議員鄭泳舜,但話要反對嘅區諾軒,就真係「懶惰」到失咗蹤唔知去咗邊撚度,而當聲稱全力反對嘅陳志全同朱凱迪都已道歉並解釋原因之後,只係呢條垃圾政棍係完‧全‧當‧無‧事‧發‧生,繼續欺世盜名搵笨七。咁撚樣叫反DQ守護議會?投佢票班友同我開玩笑嗎?

當然去到呢度,又會有人出黎護航:「車!其他飯民/建制派咪一樣咁衰!」又公平啲講,而家垃圾會入面無論建制定非建制陣營,一樣充斥住低質素議員,但係咁唔代表可以包容區諾軒低劣嘅議政水平,所有有份投佢入去嘅選民,全部都有責任監察當選人嘅表現,而唔係走出黎幫佢護短。

然後呢件對香港議會毫無貢獻、目不識丁、懶散又乜都守護唔倒嘅垃圾區諾軒也也嗚又可以逗九皮嘢,加埋津貼區議員薪津成廿幾萬,但佢議事水平竟然連我呢個一蚊都無嘅普通市民都可以一下拆穿,咁撚樣質素嘅飯民,我再問大家一次,同選建制派有乜撚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