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五起復活節長假,本地賽事下星期一上演,但馬會安排星期六杜拜世界盃及星期日的日本大阪杯兩個賽日給大家參與,加埋星期一可以連賭三日,又碰啱糧頭算是彈藥充足,隨時殺個天昏地暗,今年杜拜賽事欠香港馬,尤達覺得不算失色,始終港隊目標放在四月底的迷你國際賽日,反而尤達早在[馬場USB]節目中透露日本大軍強陣遠征杜拜,特別在司馬經典及杜拜草地大賽中的參戰馬實力強橫,有望替日本揚威中東。

近年馬會翻譯海外馬匹名字令尤達十分憤怒,很多馬名與原意違背或者完全冇關係亦充份顯示出他們完全不專業,不知翻譯的是否識馬,特別是很多日本馬的馬名,背後有不同的意思,記得以前馬會得悉民間有用過的馬名一般都會照跟,試過有馬會的朋友向尤達詢問一些日本馬匹的譯名,當時大家合作無間,但近年馬會在翻譯馬名則囂張跋扈,例如前世界馬王Arrogate一直已譯作[擅取],這名字亦有出處並廣泛接受,去年因參加杜拜世界盃馬會要翻譯中文馬名,最初居然譯作[指鹿為馬],不只尤達,很多行家看罷大為震驚,之後尤達從不同渠道向馬會方面反映,亦不斷指出[擅取]已沿用多時,簡單照用便是,結果就改為[覇道駒],一下子要逼所有包括尤達在內的要用馬會這個新改,尤達亦沒有跟隨,在節目或者稿文用回大眾接受的,也是這令尤達在[馬場USB]節目中爆seed向馬會發炮,當然這只是冰山一角,還有很多馬匹譯名都惹人非議,劣績斑斑,實在令人髮指!

[教主]季初45分可以入Q現在已身處五班,兩度上名皆為谷草,之前兩仗在不合場地作賽敗不足據,求仁得仁又減多3分,今次重返季初上名途程兼喜獲黄金一檔,如用該次上名跑法已有爭勝機會,[教主]開齋賀”癲狗”復刊,肯定是一時佳話!

第一場            4教主            8戈寶             5金童             2葵涌老友

(尤達 28/3/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