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剛問過《癲狗日報》應否設財經版,同一天(三月二十八日)便有一單重要財經新聞可談。其實同事們如果有時間的話,也可以報道這段消息。

打開臉書,差不多是《100毛》上市消息「洗版」:熱爆新股毛記葵湧(1716)主板掛牌上市,以$8.40高開,然後飈升,中段雖有回吐,但尾市仍報$6.38,高招股價四倍有多,股民每手賬面賺萬元以上,可謂皆大歡喜。據說,《100毛》現在市值十七億港元以上,三名股東每人賬面身家有四億,夠買豪宅了。

對於這個消息,網上自不然有不同看法:有調侃的,例如重提燈神前年「加持」過《100毛》,謂其廣告遭打壓,毛記電影有危機云云,「一燈不出,誰與爭鋒?」《100毛》焉有不勝之道理,亦有指「元秋」(蔣麗云)嘲笑《100毛》,「嗰本咁嘅雜誌仔,都就釘啦」,結果成為他們發奮的動力;有批評的,認為100毛用輕鬆幽默方式評論雨傘革命,視運動參加者為「人血饅頭」;有讚賞的,褒獎幾位創辦人為本土年青企業家模範,突破現時大公司壟斷傳媒的局面。

個人認為,以上都是皮相之言,皆因由二零一六年兪琤現身毛記分獎禮,繼而傳出李澤楷「力撐」《100毛》,這個劇本已經寫好,何時演出只不過是時機問題而已。

對於媒體上市,我有第一身的體會:二千年科網股熱潮,造就了Cyber Daily、36.com等網上傳媒叱吒一時,但不旋踵股票變牆紙,「南柯長夢,夢去不知踪」,這段歷史大家印象都很深刻。不過,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以上網上媒體也是造就後來網台文化的背景,換言之,由《癲狗日報》到Cyber Daily到MyRadio到《癲狗日報》網上版,我們理應可以找到一條脈絡。如果單以人物論,黃毓民都在其中,而我只缺席於Cyber Daily(缺席原因並非毓民没有找我,而是一些意外因素造成,日後有機會我會寫下當中有趣細節)。

《癲狗日報》網上版有沒有機會上市?這其實不是一個財經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一個正常的社會,商業運作受政治干預較少,如果媒體受歡迎,廣告商焉有封殺之理。有實力的公司如谷哥,在放置廣告時,會否考慮中共是否不高興,這點可從MyRadio節目被安插的廣告得到印證。至於因怕得罪某些勢力而自我審查經濟活動,説到底只是心理和政治因素作祟。

奇怪的是,近日頗多發言的自由主義理論代表獅子山學會,為甚麼不就中共及其政治走狗嚴重干預香港巿場作深入評論?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