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陸炳峰

齊大饑。黔敖為食於路,以待餓者而食之。有餓者,蒙袂輯屨,貿貿然來。黔敖左奉食,右執飲,曰:「嗟!來食!」揚其目而視之,曰:「予唯不食『嗟來之食』以至於斯也!」從而謝焉,終不食而死。

曾子聞之曰:「微與!其嗟也,可去;其謝也,可食。」

筆者讀中學時第一次讀到嗟來之食這個典故,當時的感受是無比震撼,中國古代居然有好似黔敖之類的人,只是看不慣布施者的態度輕佻,就寧可餓死都不肯接受要受屈辱的施捨。實際上,不食嗟來之食這恐怕是只能發生在歷史書上面的故事了,因為今日香港社會的現實是:「有得入閘屎都肯食」,看看民主黨2010年有得入閘去選超級區議會,於是就背叛民主原則秘密入中聯辦deal,最後連狗屎不如的2010政改方案都肯投票支持通過。

8年後過去,港共特首林鄭月娥777出席民主黨黨慶宴會,期間財困民主黨使盡渾身解數喊窮,竟然成功搏得777慷概解囊,當場打賞3萬大元予民主黨,面對現兜兜金牛,各位看官不難想像民主黨謝主隆恩之奴顏婢膝的醜陋吃相(以胡志偉當場表現最為經典)。

以民主黨為代表的黃毓民haters,過去多年長期傳唱「黃毓民收共產黨錢」,但卻一直無法提供確鑿證據。777作為共產黨的奴婢、「中央唯一屬意特首候選人」,今次民主黨在黨慶場合公然收共產黨奴婢的錢,恬不知恥到了如此地步,真是司徒華先生若非火葬撒灰落海而是改用土葬的話,也恐怕會被這幫不肖黨徒氣得從墳墓裡爬出來!

更加不要提就在此前一日,777在回應所謂「結束一黨專政不得參選立法會」論調時,竟然絕口不提此說是否恰當合法,而是「射波」予選舉主任,稱選舉主任會自行定奪,這是極度不負責任的態度,堂堂香港特首淪落到這個地步,民主黨竟然還以邀請得777蒞臨黨慶為榮!

林鄭對「DQ結束一黨專政」的曖昧態度,本質上就反映了她是代表中共意志,對2020年全面消滅泛民主派樂見其成,如果要認真比較起來,黔敖面對的嗟來之食,充其量就是面子有些過不去,而今次777施捨民主黨3皮野,隨時轉過背就會執行北京的旨意,在2020年立法會選舉DQ全部民主黨參選人!(翻查記錄,民主黨裡面應該沒有多少人是完全沒有叫喊過結束一黨專政吧),故此,林鄭777的三皮野,與其話是施捨,倒不如說是給民主黨滅黨的帛金更加準確一些!

總括而言,民主黨收777三皮野,比嗟來之食更不堪,世界各國糟糕的政黨不少,但好似民主黨般甘願自取其辱、自取滅亡的黨,恐怕僅此一家,別無分店了。

(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