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回辦公室,見到幾位香港城市大學學生訪問毓民,討論網台發展,不知道有沒有順帶談及《癲狗日報》網上版?有留意毓民工作日程的話,大家會發現他經常到大學和中學演說,而且每每能利用生動的表述技巧影響更多年青人關心和瞭解政治。即使離開立法會後,這種做法也沒有改變。

雨傘革命失敗之後,香港年青人處境倍見艱難。參與街頭運動者,若不幸被捕及檢控,難免受牢獄之苦;若投身選舉政治,則處處遭中共及特區政府打壓,動輒DQ;在大學裏,赤化問題日益嚴重,躋身於大量中國教授及留學生中,本地學子漸成「少數族羣」;「普教中」普及,中小學生母語漸見疏離,「推普㓕粵」,企圖洗掉本土身分認同;所謂「國歌法」及「愛國教育」,是從兒童階段進行洗腦灌輸,令香港新一代成為奴隸教育產品。如以上手段仍未能得逞,則以大灣區計劃及人口轉換打散香港社羣……

處於這個困局,假如年長一輩本地政治人物能奮起反抗,團結抵制不公選舉制度,抗拒中國殖民,年青人尚且有喘息機會。無奈政客戀棧議席,遇事即退,防線不段收窄,導致年青人成為國家機器直接打擊對象!

韓國電影《逆權大狀》主角有一句對白:「我投身抗爭運動,就是不希望將來一代生活在一個荒謬世界裏」。很不幸,香港的年青人已生活在荒謬世界裏,差別只在自覺與否而已。難怪毓民在城大演講中,有學生不斷問:「我哋可以做啲乜?」

這個問題沒有model answer。唯一可做的就是從你自己開始,用誠實的態度和冷靜的頭腦分析你身處的世界;不斷吸收知識,從歷史中總結各個文化、種族抗爭成功和失敗的經驗,與香港的處境作一對照;努力加強駕馭文字和言辭的能力,形成嚴謹邏輯思維的習慣。簡言之,就是裝備好自己,靜待時機,為未來的挑戰作好準備。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本來參與傳媒工作,緊䀡時代和社會脈搏是一個較好的訓練,但現實情況是,大學新聞學院象牙塔裏,所教的都是一些「離地」的知識、或以純技術角度看新聞報道,缺乏使命感及熱情。至於印刷媒體及電子媒體,亦處於黃昏階段,更有政治審査,根本不是新人訓練的適當場所。

基於以上原因,我們正構思一個實習計劃,供年青人及大學生參與。由於這不是一個義工計劃,故此會提供合理報酬給實習生。有興趣的朋友和學術機構,可直接聯絡我們。

(復活節假期臨近,遠行在即,草草成文。本欄於四月起休假至月中,萬望讀者見諒。)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