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道行政命令,對總值六百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懲罰性關稅,由此揭開了中美貿易戰的序幕。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與中美兩個世界第一、第二大經濟體利益攸關,究竟應該如何看待這件事情呢?

從表面上看,特朗普說由一九八五年到二〇一七年中美之間貿易極度不平衡,中國對美外貿順差累積為四萬三千三百五十億美元。也就是說,過去幾年間中國外匯儲備在高峰期超過四萬億美元、現在還維持在三萬一千億美元的水平,基本上都是來自對美國的出口盈餘。

不過,就這一層次而言,特朗普所計算的數字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因為很多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實際上是美國企業、日本企業、韓國企業、臺灣企業到中國大陸投資設廠,產品出口到美國,中國所賺的只是微薄的加工費和稅收;這些品牌本身是美國、日本、韓國、臺灣的,所以賺主要利潤的是這些外資企業,但出口順差卻籠統的全部入中國數,中國有他不服氣的理由!
中美貿易戰的爆發乃「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比較深層次的原因就是美國認為中國沒有兌現加入世貿WTO時的承諾。中國在二〇〇一年加入世貿時承諾十五年緩衝期之後全面開放市場、消除關稅壁壘;但期限到了,中國在銀行業、證券業、保險業、通訊業等等方面並未如約開放市場。例如汽車業中國汽車出口到美國,美國只徵收2.5%的關稅;而美國汽車出口到中國,中國卻徵收25%的關稅,美國認為不平等。另外,十五年過渡期結束了,中國企業卻強調“黨領導一切”,政府對市場控制“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國際社會當然拒不承認中國的完全市場經濟地位。而中國說實話絕對算不上完全市場經濟。對外資企業市場準入強制要求技術轉讓,要求資料數據庫中方有權介入,侵犯美國知識產權等等作為亦引起美方不滿。
然而中美之間貿易戰只是兩國關係惡化冰山一角。中美關係急轉直下,與國際政治態勢的「修昔底德陷阱」有關。所謂「修昔底德陷阱」就是指在國際關係中新崛起的「老二」和原來的「老大」早晚會引起矛盾和衝突;加上中美雙方在意識形態、社會制度的差異,以及近年內地某些狹隘民族主義、狹隘愛國主義思潮,鼓吹中國「治理全球」啊、「全球領導力」啊甚至叫囂「消滅私有制」,令美國政界對「中國威脅論」疑慮加重,所以中美貿易戰絕非偶然!

作為港人,當然希望中美雙方透過談判妥協,兌現承諾,解決貿易不平衡摩擦。另一方面,中央和港人更要珍惜維護我們香港獨特地位、獨特優勢。萬一中美之間的衝突升級,香港可以作為中國的太平門、安全島。見諸一九五〇年代韓戰時期和中国改革開放初期,香港對國家發展的獨特貢獻是不可替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