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即係有種講法就係選班飯民入去,就當佢地無能,咩都阻止唔倒,都叫有塊爛木擋住云云。而家我就再次話比大家聽,呢班飯民議員,唔單止連爛木都做唔倒,最大問題係原本響某一啲特定嘅情況下,係可以發揮佢地僅有嘅能力作出反擊,但結果就係因為一個懶字,連基本責任都盡唔倒,比建制派予取予攜。

好似今次立法會臨時撥款議案續會,話就話每位立法會議員只能發言一次,但其實議員仲可以做嘅,係響議會點人數(修改議事規則後大會最少開會人數為20人)、要求記名投票,甚至投反對票。所以上次響《超技術文:解構朝早立法會臨時撥款議案火速通過之謎》入面提到過,慢必同朱凱迪經已響議案發言過一次,所以可以做嘅嘢相當有限,但上面提到嘅幾樣嘢仍然係可以做而佢地無做,兩人亦先後承認錯誤、因為太輕敵同太天真以為飯民咁多個立法會議員至少都有一個在席,點知就係一個都無之餘,建制派亦順水推舟火速通過,可以話係三等戰犯。

至於星期三晚有發言、星期四朝又無出席會議嘅,包括郭家麒、胡志偉、區諾軒、張超雄,竟然完全係無道歉、亦無解釋到點解唔出席點人數同投票,此為二等戰犯。

然後星期三晚無發言、星期四朝又無出席會議嘅,包括邵家臻、陳淑莊、毛孟靜、黃碧雲、梁繼昌、莫乃光、郭榮鏗、譚文豪、許智峯、鄺俊宇、尹兆堅、林卓廷、葉健源、李國麟、涂謹申、李國麟、楊岳橋、鄭松泰,全部都係一等戰犯。很多人忽略了一件相當重要嘅事實,就是在表決時,全體在席的建制派議員只有8人。除咗已在立法會嘅陳志全同朱凱迪,再加多任何7個飯民議員在席投票的話,泛民主派就可以破天荒以9比8突襲成功,否決立法會臨時撥款議案,迫使政府要作出更大讓步以避免墮入財政懸崖!但結果呢?呢班飯民垃圾議員因為懶惰,唔想早起身,然後可以荒謬到響議案表決嘅時候,連一個飯民議員都不在席,令梁君彥可以連記名表決都慳番,免得留一個「八比O」嘅恥辱結果響立法會投票記錄上面,你話幾侮辱!

當然係呢度都要加一個特等戰犯嘅頭銜,頒比啱啱重入議會嘅范國威,除咗因為呢條垃圾啱啱先講到自己當選後會守護議會乜乜七七,點知正式宣誓做議員後第二日就立刻偷懶,守護?守條撚牙?仲要呢條政棍范國威早兩日仲夠膽話鄭泳舜無加入一地兩檢法案委員會係「懶惰」(原文照錄),但結果3月22日星期四朝早嘅大會會議,出席嘅係鄭泳舜而缺席嘅係范國威!

至於呢條老油條政棍有無為佢缺席會議無投票道歉?當然係無啦!守護議會?係投佢班港豬先會信架咋!九萬幾一早袋袋平安啦!然後我又要再問,投建制,同投呢班飯民有乜分別?當然係有!至少人地有去開會,佢地無!

(3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