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發展經濟,改善民生」
2015.11.26 2015.11.25 立法會會議的延續

主席,陳克勤議員的議案,認為發展經濟就一定能夠改善民生,但「資本主義五十年不變」,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香港特色資本主義社會,「滴漏效應」只屬虛妄!貧窮人口達一百三十多萬,堅尼系數冠絕全港已發展地區,這就是香港一直所奉行的資本主義制度。特區政府近年陸續推出最低工資、鼓勵就業交通津貼、競爭法及長者生活津貼等措施,不是殘缺不全,就是金額偏低,根本不能彌補市場壟斷、中港融合、樓價租金飆升對普羅市民的傷害。

今年首季市民每月個人就業收入中位數才一萬五千元,家庭住戶也只不過二萬四千五百元,在目前的物價和租金下僅能餬口。特區政府今天高調推出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四人家庭最多只獲得二千六百元津貼,基層要脫貧仍然是遙不可及。奉行極端資本主義的香港經濟,是造成大規模在職貧窮的元兇,特區政府那些小修小補的福利津貼,又怎能扭轉局面?

一、

本席以前擔任社會民主連線主席時,出版了一本名為《濟弱扶傾 義無反顧》的小書,提到香港必須約束極端的資本主義。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原本強調人民的機會平等(equality of opportunity),認為政府不需要介入市場,不應該提供社會福利。其自由市場的完美論述,例如自由市場資訊、完全競爭等市場條件,在現實並不存在,但其市場機制衍生了弱肉強食、過度競爭和效益主義,最後扭曲社會。現在香港資本主義發展到後期,市場飽和,出現寡頭壟斷,破壞市場效率,損耗資源,破壞環境,官商勾結,除了少數特權階段,社會上大部分人都受害。

新世界獲康文署授予尖沙咀海濱的發展權和管理權;領匯(領展)從政府買入公屋商場後瘋狂加租;舊區重建變成K11和朗豪坊;政府持股七成六的港鐵大搞地產業務,壓縮列車服務成本導致頻頻故障;這些都是香港資本主義經濟的特色。港人所有生產活動只得依附大財團,要麼就成為大商場的租戶,要不就當大企業的僱員,而他們生產活動所得的微薄報酬,最終又被迫花費於大財團所持有的住宅商舖租金或所提供的產品服務之上。這種經濟愈發展,生活成本跟工作收入的差距愈闊,市民的生活就愈困苦。

更可惡的是,特區政府盲目推動中港融合,大開中門引入自由行刺激本地經濟,致使本地零售業和服務業排擠本地人,公共秩序被中國旅霸和盜賊破壞,港人生活成本暴漲之餘,更漸漸失去生活空間。資本主義經濟對港人的摧殘,可謂到了致命的地步。

二、

我們一直爭取的社會正義和自由,不是只着眼免於政權卡壓和宰制的消極自由,而是要爭取社會經濟性的積極自由。人民能夠獨立思考和自由選擇,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人生目標,不會受經濟條件限制,達致自我提升和自我完成。到工廈創業的小商戶,隨時被大業主、屋宇署和消防處迫走;無力承擔商舖租金而在街頭擺賣的小販,動輒被食環署罰款和沒收貨品。在極端資本主義下,他們連生產和生活的自由也被剝奪。

香港統治階層口中的「發展經濟」,只不過是按照他們的意思去發展經濟,不容許有人動搖由他們主導的經濟結構,香港自詡的自由經濟不過是一個騙局。近年出現的多種新商業模式,例如759阿信屋、香港電視網絡、Uber,大有可能為社會帶來革命性的轉變,但是在香港舉步維艱。香港的GDP年年錄得增長,社會發展卻落後世界潮流,這是極端資本主義局限經濟自由和社會發展的明證。

香港人最需要的「發展經濟」,是建立一條完整的產業鏈和人脈網,發展真正屬於自己的事業。立法會扶貧小組委員會爭取的小販街市社區經濟,立法會環境事務委員會考察研究的環保回收業,其他建制派議員提議的重新發展漁農業和輕工業,都是植根本地、不容易被跨國財團替代的產業,市民可以從中充分發揮其想像力和創造力,實在大有可為,值得政府扶持發展,香港扭曲的產業結構也能因此改正過來。特區政府偏偏要維護金融和地產的主導地位,對上述意見置若罔聞。假如特區政府對上述產業發展建議有對創新科技局的一半熱情,香港市民的生活必定大有改善。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十一月廿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