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19世紀步入20世紀,世界古典音樂樂壇中,有兩位最享負盛名的指揮家,一位是意大利的托斯卡理尼(Arturo Toscanini),另一位就是德國的福特溫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

音樂藝術上,兩指揮家的風格迴異,甚至可視之為各走極端。托斯卡理尼要求音樂演奏要宗於原譜,演繹出作曲家的創作原意;而福特溫格勒卻覺得音樂表演要有即興的表現,演繹才能有火花。

20世紀初世界並不太平,兩位指揮家和全歐洲同時身處於一戰及二戰之中,其生平及藝術發展,當然也波濤處處。

托斯卡理尼在意大利,儘管身為全球首屈一指的音樂藝術家,仍要被黑衫軍(Blackshirts)監視。但是,當他被逼成為法西斯主義的宣傳機器,要演奏法西斯黨歌,他仍有膽色拒絕演奏。甚至,墨索理尼(Mussolini)到其表演後台「祝賀」,他也斷然拒絕談話及見面!換來的就是被黑衫軍掌摑及沒收意大利護照。最終,他就如同著名指揮家華爾特(Bruno Walter)及克倫柏勒(Otto Klemperer)逃離歐洲大陸。其後托氏在美國創立 NBC 交響樂團(NBC Symphony Orhestra, 1937-54),並留下大量珍貴的錄音(本欄將另文再詳述),及至1954年托氏離世時,仍留在美國。

至於福特溫格勒,在1990年東西德統一之後,近代對他在納粹德國時期的取態儘管所知更多,但我個人對其評價也難復正面。

納粹黨掌權之初,福氏曾公開批評納粹黨對猶太人的政策,亦以自己在全歐洲中崇隆的藝術地位,加上挾著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erliner Philharmoniker)的盛名,協助了很多猶太及少數族裔的音樂藝術家免被納粹黨逼害。甚至有人證實,希特拉曾親身逼令他為納粹黨宣傳,希魔直說若福特溫格勒不就範就送他到集中營,福氏依然拒絕參與。30年代,他仍拒絕接受第三帝國在藝術上的任何公職。如此,福氏理應就是留在德國的反納粹英雄?世事當然不會如此簡單。

1937年的莎士堡音樂節(Salzburger Festspiele),托斯卡理尼與福特溫格勒碰面,兩位頂級藝術家,有以下在音樂界著名爭辯:

托:我好清楚你不是(納粹)黨員,亦有留意你曾協助很多猶太朋友。[…]但每一個為第三帝國做指揮宣傳的,都該算是納粹黨!

福:你認為藝術及音樂都必然是政府的宣傳工具?你錯了!如我在德國做指揮,納粹黨當政我就是納粹黨?共產黨當政我就是共產黨?自由黨當政我就是自由黨?不是!一千個不是!藝術及音樂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是高於任何政治的!

English: In the Berlin Philharmonie. The Fuhrer (Adolf Hitler) in a concert of the Philharmonic Orchestra under the management of General Music Director Wilhelm Furtwangler.

1942年希特拉生辰,一張照片及一段納粹時期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納粹宣傳影片,福特溫格勒表演後向哥棓爾(Joseph Goebbels,納粹集中營主腦之一)鞠躬及和希特拉握手,這就完全解答了所有一切已無法辯駁的爭論。

筆者小心就已知福氏生平的歷史,
大膽作出以下假設:
福氏有沒有公開向希特拉吮癰舐痔?
可能沒有。
福氏有沒有在納粹第三帝國主動當上公職?
可能沒有。
福氏有沒有主動為納粹宣傳?
可能沒有。
福氏有沒有出賣猶太人得到直接利益?
可能沒有。
納粹第三帝國犯下的罪行福特溫格勒是否毫無責任?
一定有責任。

回看香港,香港實際有很多福特溫格勒!香港民主黨人走入中聯辦﹑永不總辭等等,實際民主黨全部也是香港版的福特溫格勒。

「不是!一千個不是!」在於筆者眼中,那有分別嗎?

曹撕達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2010年5月24日,香港民主黨人走入中聯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