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的主題是:「枉法」!
枉,有彎曲、扭曲之意;法即法律、法治。枉法即是「違法曲斷」。常見的成語有「貪贓枉法」、「徇私枉法」。什麼人會「枉法」呢?擁有公權力的人最容易「枉法」,有因貪腐而枉法,有因姑息而枉法,有因人情而枉法,也有因為愚蠢而枉法。香港的律政部門近年最為人詬病的是案件起訴,該告是該告的不告,不該告的告,很多時候是基於政治考量。歪曲和破壞法律,胡亂斷案,這就是「枉法」!

近年香港,發生很多執法的人歪曲和破壞法律的事情。「七警濫用私刑案」、「警司朱經緯棍毆途人案」遭法庭定罪判刑後引發爭議,建制派政客紛紛為知法犯法的警務人員「訴願」,乃至歪理連篇 ,說什麼「要體諒前線警務人員」、「維護法紀情有可原」、「判刑過重」等。本身是律師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為了「撐警」,竟然發表一些姑息養奸、縱欲養惡的言論,不點名辱罵法官,難道何君堯讀的是「中國法律」?除了何君堯這種跡近「法盲」的政治惡棍,香港也有如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袁國強等枉法亂港的「魔鬼辯護士」,梁在?期間有「放生胡仙案」,袁國強則「專責」政治檢控,製造白色恐怖,把一個又一個年輕人送入政治黑牢!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位於屯門的豪華獨立屋,被揭發僭建處處,包括挖建地庫、加建天台儲物玻璃屋、改建圍欄和外牆,以及在花園建小型水池等。鄭的回應是「賴上手業主」,即僭建物在買屋時已經存在。鄭若驊履新後第一份聲明竟然是「就事件引起的不便,本人深表歉意」!身為特區政府律政司司長,專責政府所有法律事務,包括刑事檢控、草擬所有法律草案;律政司司長也是特區政府的首席法律顧問。換言之擔任這個職位的人必須崇法務實,絕對不可以徇私枉法、知法犯法。鄭若驊說:「現在回頭看當時是警覺性不足,可以做得更好好。」真是不知所云!試問作為一位資深大律師,又是「公職女王」,對於年前鬧得沸沸揚揚的唐英年、梁掁英大宅僭建事件,她不會一無所聞,一無所感吧!

先秦時代法家韓非(子)說:「國無常強,無常弱。奉法者強則國強,奉法者弱則國弱。」(《韓非子-有度》)意思就是說執行法律的人依法行事,國家就強大,執行法律的人違法亂紀則國家一定衰弱!

法治加速衰敗、沉淪,香港自然加速衰敗、沉淪!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