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鄭松泰倒插國旗事件,由全七名建制派組成的調查委員會終於有結果,毫不意外一致通過譴責鄭松泰,並將以議員議案方式提交立法會表決通過。

先不論倒插國旗此舉是否「瑣碎無聊」,建制派先將事件訴諸法庭,並為「侮辱國旗」定下新準則,由古思堯的塗污、焚燒,擴張至連倒插也在判罰之列;然後法官更指因為《國旗法》是有意侮辱才算違法,愛字頭在示威過後隨意丟棄國旗由於並非「有意」,可據此豁免其罪──這幾乎等若入罪全憑執法方以政治動機作判斷,而香港政黨以至市民竟「甘之如飴」,完全沒有作出過任何有規模組織的反抗,不可不謂可悲。

如今放在眼前的,就是對鄭松泰的譴責議案若有三份二在席議案支持通過的話,則鄭將被革除議員資格。耐人尋味的是,由於不同於政改方案表決以全體議員總數三份二作計算,只要在席議員有三份二投贊成票經已能夠通過,讓我們簡單先看看一些數字:

全體立法會議員:六十八席
非建制派:廿四+鄭松泰+陳沛然
建制派:四十一+主席梁君彥
若全體議員出席表決通過譴責動議門檻:四十六票

單從表面上看若只計建制派投贊成票,鄭松泰被DQ還有五票之多,距離安全線尚遠;問題在於非建制陣營真的全部可靠嗎?

在建制陣營來說,他們要做的是相當簡單,就是全員在席到表決時全投贊成票就可以了;然而非建制派的考慮就複雜得多:雖然非建制派是定了調要「一席也不能少」;可是一席不能少也可以是待鄭松泰被DQ後再由飯民推舉候選人選回來也可以;再者和早前飯民對待「派錢」的立場一樣,不支持議案並不代表就要投反對票。

基本上醫學界功能組別的陳沛然已有多番「走票」紀錄,就算是在今次議案上再次倒戈投向建制派,相信不止是我,就算是一般香港市民也不會意外;那剩下來的四票又怎麼辦呢?要說其餘的飯民投票贊成譴責鄭松泰,我想是怎也做不出來的(雖然另一「半建制派」的李國麟其實也有點嫌疑);問題是不開會、不投票可說是飯民的拿手好戲,而且早前已有多個關鍵議案試過因飯民議員缺席投票反勝為敗,試問他們的支持者有問責過嗎?當然沒有。(延伸閱讀:泛民支持者所不能回答的問題之一:立法會飯民投票出賣選民犯案累累事件簿:六次關鍵投票反勝為敗,三次投票出賣香港利益:https://goo.gl/VZ4C5e)

一眾飯民垃圾會議員中,又以黃碧雲、李國麟、莫乃光、梁繼昌、葉建源五人前科纍纍:黃碧雲時常以教書為由缺席投票,而莫乃光、梁繼昌、李國麟三人立場本就比較傾向建制,加上功能組別受民意壓力較少,再加上因教育撥款分贓成功已多次為政府護航的葉建源,隨時成為飯民「被動DQ計劃」的馬前卒:如此算起來,立法會若只六十三人出席,那三份二的DQ門檻就跌到剛好42票,整個由飯民與建制合演的「DQ佈局」亦能華麗閉幕。

雖然鄭松泰結局尚未可知,但我對他這幾個月來的表現卻也難免失望:他所謂要扮演「議會入面戴耀廷」、「一比六十九由我一個人」,現在我都不知道他和其他飯民議員有何分別:或許除了四處爭取曝光呃LIKE這點上有所不同吧。的確在議會初期他也曾參與部份衝擊抗爭行動,然而自從倒插國旗事件後,所有的抗爭都銷聲匿跡了。而這還不特止,不知是否害怕飯民最終真的與建制聯手將其踢出局,就連批評飯民的言論都變得有氣無力,只剩下一些不著邊際的抽水──例如嘲諷飯民全體缺席財委會臨時撥款動議,可是你自己也沒有開會呀,說不會行禮如儀搞抗爭,那你的抗爭如今又何在?

假若鄭松泰真的被這次的侮辱國旗事件嚇窒,我只希望在五月整場表決過去後,他能重新反思當日選民選你進立法會為的是甚麼,不是行禮如儀的照本宣科,而是落手落腳甘冒犧牲之險的搞抗爭:假若有日你成為了范國威、區諾軒以至一眾飯民只為逗九萬幾人工的庸碌議員,沒有大台作後盾的你也是走下神壇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