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遁詞知其所窮」。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就其大宅僭建事件不斷砌詞狡辯,當然是越描越黑的政治公關災難。林鄭月娥為她所挑選的司長「緩頰」的言論:「事件不是誠信問題,亦不涉及隱瞞,只是她警覺性及政治敏感度不足」,理屈詞窮,令人嘆為觀止!至於其他一眾為鄭若驊「枉法」辯護的建制派政客,歪理連篇,完全無視僭建是法律問題,不是政治問題的本質。更有不少奇談怪論,例如前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說:「要找到人犧牲事業做律政司司長並不容易,傳媒應該包容」。真是很難想像這種的謬論會出自一位資深大律師之口!

這些位高權重的人物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呢?如果他們讀過孟子「何謂知言」的經典名句,便不會胡言亂語!

孟子曰:「我知言,我善養浩然之氣。」他的弟子公孫丑問:「何謂知言?」孟子答曰:「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生於其心,害於其事;發於其事,害於其政;聖人復起,必從吾言矣。」(《孟子-公孫丑上》)翻譯成白話就是:孟子說:「偏頗的言論,知道它不全面的地方;過激的言論,知道它陷入錯誤的地方;邪曲的言論,知道它背離正道的地方;躲閃的言論,知道它理屈辭窮的地方。(這些言論)從心裡產生出來,會危害政治;從政治上表現出來,會危害各種事業。如果有聖人再次出現,一定會贊成我所說的。」

這就是孟子所講的「知言」,即是言為心聲,對自己內心所發出的聲音,不論是好是壞是正是邪都瞭如指掌,知道自己心存動念究竟是好是壞是正是邪,然後可以可以掃除內心的邪惡。

從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大宅僭建事件,大家就會發現各人的言論,不是「詖辭」(偏頗),便是「淫辭」(過激)、「邪辭」(邪曲),更多的是「遁辭」(躲閃),即是閃躲逃避、吞吞吐吐、理由牽強,這令人想起十八年前成龍的金句:「我只是犯了每個男人都會犯的錯」。鄭若驊、林鄭月娥的「遁辭」「生於其心,害於其政」,知法犯法的律政司司長不必辭職,主要官員不用問責,看來香港人只有自求多福了!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