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mphony No. 1 in C minor, Op. 68
Johannes Brahms

筆者對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可以以簡單五字總結:「交響曲之皇」。所以,這專欄去到第四篇稿才正正式式介紹音樂之時,就選了這一大曲,作為第一篇嚴肅及深入的樂評。

十九世紀著名指揮家 Hans von Bülow (即李斯特的首任女婿及華格納親生女的父親(*1))將此交響曲稱之為貝多芬第十交響曲。筆者覺得在於音樂上,言不過其實,但精神上,就肯定不是了。布氏生活的時代,已是浪漫主義抬頭的音樂世界,但一般人對剛剛去世的貝多芬存有莫大的敬佩,為此,布氏的朋友及音樂界,也對布氏承繼德奥派作曲傳統有很大的期望。為此,布氏說明他共用了 21 年的時間 (1855-76) 去創作他的第一交響曲,作品68。

全曲結構嚴謹,張力強韌,樂念宏大,配器精彩,每一小節也千錘百鍊。甚至,其第一樂章著名的引子,就有著時光隧道般的音樂效果。其第四樂章「Alphorn主題」一段,在高水平的指揮及樂團表演時,可使音樂廳的聽眾有著遨翔天際的強大電影感,其實,布拉姆斯這一少步,已到達下世代印像派的水平。

由於這交響曲過份出名,市面也有不少著名的錄音,我推薦的,順序如下:


1.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Wolfgang Sawallisch (1989)

指揮是出名演繹德奥派作品的近代指揮家,最著名的錄音包括舒伯特的彌撒曲及舒曼的交響曲,儘管樂評對他的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評價不及第四交響曲,但我個人對此錄音最被感動。在布拉姆斯深沉複雜的聲音音牆中,錄音選在英國的 Abbey Road Studio (不是音樂廳),效果已算很好。

 


2.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Herbert von Karajan (1963)

卡拉揚當時才剛登上柏林愛樂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的寶座,面對新任的「納粹指揮」,樂師彷彿處於生死關頭,亦為戰後向全世界表現「班覇」的水平,傾力表演。錄音同期,卡拉場及柏林愛樂正是為其樂壇傳奇的第一輪全套貝多芬交響曲錄音,這同期的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也是出類拔萃的演繹。但有趣的是,同期錄音的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卻是卡拉揚一生中少數的敗筆。


3.
Columbia Symphony Orchestra
Bruno Walter (1960)

華爾達一生不怒自威,出名贏得樂師及筆者的的尊敬。但其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一點也不缺火花,水平之高,火氣之強勁,近代的指揮及樂團也難追近。錄音是立體聲最初期的產品,但效果優異,絕不遜色。


4.
Philharmonia Orchestra
Arturo Toscanini (1952 Live Recording)

CD一響起,奏的是英國國歌。原因是當年 EMI 老闆 Walter Legge 請托斯卡里尼「試一試」指揮英國愛樂者樂團,地點是在英國,並有皇室在場!托斯卡里尼在美國錄的全套布拉姆斯交響曲(NBC Symphony Orchestra),絕不及這一套的美妙。一位意大利長者兼偉大音樂家以意式美聲的造句,加上英式含蓄的樂團,得到的,是美麗無比的音樂旅程。


5.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Claudio Abbado (1989 Live Recording)

卡拉揚 (Herbert von Karajan) 死後,意大利人阿巴度登上柏林愛樂的寶座,他選了兩曲為自己在柏林的藝術生命揭幕,一曲是馬勒第一,另一曲就是布一,這就是當時的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現場錄音。近乎完美的德國錄音工程之下,無人聽不出樂師高水平的表現,就是為自己柏林愛樂一人一票選出的「新老闆」(Chief Conductor)打氣,亦為柏林愛樂翻開新一頁。


6.
Cleveland Orchestra
Georg Szell (1966)

塞爾一手將克理夫蘭樂團推上美國五大樂團之一,這錄音中樂團的表現,可能是我推薦所有錄音中最好的。樂團表現好,不代表演繹好。塞爾相對冷漠的風格,未必為大眾喜歡,但這裡在樂曲中的張力及結構的掌握,是極高水平的。


7.
NDR Symphony Orchestra
Hans Schmidt-Isserstedt (r1967 Live Recording)

這是可能已被近代樂迷遺忘的指揮家,他的姓氏是很長的 Schmidt-Isserstedt。他著名的貝多芬第九交響曲錄音,去到「貝多芬第十交響曲」,當然也不失色。不幸的是,他在生之時,應無為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留下錄音室錄音。而這是 NDR 電台的單聲道廣播錄音,當然,幾十年後還可出CD,就可知精彩極了。


8.
NDR Symphony Orchestra
Gunter Wand (1982)

Wand 是「臨老」才紅的指揮家,這錄音是德國 NDR 電台低成本製作,但無人會知,竟然和同階段錄的貝多芬交響曲一樣,全球賣足幾十年,市場已經證明它是好的!


所有樂迷都會認同,布拉姆斯是中年人的音樂,他的音就像是永遠的沉鬱,要有人生歷練才能體會其精彩之處。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第一樂章,充滿著貝多芬第五交響曲命運的元素,第四樂章是貝多芬第九交響曲歡樂頌的延伸,當然,音樂到了布拉姆斯手中,世界就不是歡樂。

如你喜歡這交響曲,恭喜你,你已到中年。

曹撕達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1): 這句無寫錯,原因是華格納的確「滾了」年幼 24 年的 Hans von Bülow 太太 ( Cosima Wagner, 1837-1930),更生了女兒,丈夫 Hans von Bülow 其實一早知道這事,反而李斯特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