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時起題,想用「難以」來代替「無法」,但想深一層,以日本培育騎師的方法,根本就沒有辦法出產好的騎師。 剛剛日本跑完馬仔三冠第一關皐月賞,看著福永祐一跑隻大熱門Wagnerian,如果我係馬主金子真人,跑完回來除了對住福永佑一大叫「八格耶魯」之外,我唔知可以做乜來批評福永跑得咁差,該場賽事除了大讓賽和大蝕位外,所有可以做錯的都全部錯晒。

 

其實日本騎師出醜,都唔係第一日的事。最經典就是2001年香港瓶,武豐騎住「黃金旅程」,最後直路全程甩彊繩之下,憑隻馬的質素贏左戴圖理騎到120分的「藝高強」。雖然此場馬武豐倖保勝局,但就被香港馬迷笑到依家。還有一場就是2014年的女皇盃,福永祐一騎住匹菊花賞盟主「神威啟示」,沿途俾莫雷拉的「軍事出擊」頂出三疊,全程望空之下輸左,之後「神威啟示」在蘇銘倫胯下於日本盃大勝而回,日本騎師在香港人面前出醜,又一實例。

 

日本見習騎師訓練雖然嚴格,但近年仍難出好手(圖: 日本中央競馬會)

 

 

 

日本騎師由於離開騎師訓練學校後,就在日本地方或中央馬場出賽,但日本中央賽事爭取坐騎根本就極之困難,更何況係見習生。近幾年看到日本騎師訓練學校的出品藤田菜七子,到今時今日依然韁繩都未揸穩。加上日本騎師長年在日本跑都係「垃圾」對「垃圾」,騎功就完全沒有進步。所以自李慕華和杜滿萊一拎到日本的全季騎師牌照之後,根本就是在日本「掃場」。搞到今時今日,日本都唔敢再發海外騎師全季牌照,想像一下,如果日本中央競馬會俾個全季牌照俾莫雷拉,到時日本騎師可能連屎都無得食。

 

說到訓練騎師,都是香港好,雖然產量唔多,但出產得就一定好嘢,未在香港出賽之前,就先俾呢D見習生去海外實習跑番五六百場賽事,加上在香港長期要和世界頂級高手較量,形成跑得多就會有進步,這個香港馬會應記一功。今時今日,如果梁家俊可以在日本策騎,對住日本騎師,可以說他最少高兩班以上。

(鹵味男   16/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