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前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資深大律師駱應淦,以「有恃無恐」四個字,來形容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回應僭建事件的態度,真是鞭辟入裡,分析透徹,切中要害的評論。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不同場合重覆地說:「希望大家都用包容的態度來處理這件事。」她口中的「大家」一定不會是香港市民,因為我們無權無勢,試問又有什麼資格、條件去「包容」位高權重的律政司司長呢?所謂「大家」亦一定不會是職司監督政府的新聞媒體,「包容」鄭若驊知法犯法的是一眾親政府人士,因為以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包庇」鄭若驊!

宋神宗時代的呂本中所著的《官箴》(做官的戒規)?:「然世之仁者(官員),臨財當事,不能自克,常自以為不必敗;持不必敗之意,則無所不為矣。然事常至於敗而不能自已。故設心處事,戒之在初,不可不察。借使役用權智,百端補治,幸而得免,所損已多,不若初不為之為愈也。」司馬子微《坐忘論》云:『與其巧持於末,孰若拙戒於初?』此天下之要言。當官處事之大法,用力簡而見功多,無如此言者。人能思之,豈復有悔咎耶?」將這段說話套在鄭若驊事件便是:「香港當官之人,面對私利錢財或處理公共事務時,不能自我克制,常常自以為不一定會被揭發出來;於是就會有恃無恐什麼事也敢去做。然而到了事敗的時候,卻無法自圓其說。須知高官處理私務,從一開始就要提高警覺,戒慎恐懼,要有政治敏感度。如不是這樣,只是在出醜聞之後玩弄語言偽術,砌詞狡辯,雖然到頭來或許可以免於災難,但是一樣會招致損失。所以,一旦為官,切記要一開始時就不能做壞事,否則事後補救都是白費心機。唐朝的司馬微先生在《坐忘論》中說:『與其在最後出蠱惑補救,不如當初老實守規。』這是當官者處理事務的基本法則,費力少而見功多。人如能夠一開始做事而深思熟慮,就不會事後悔莫及了。」

然而,眾所週知,特區政府主要官員「只有升官發財,沒有問責下台!」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有恃無恐」,風波過後,繼續「好官我自為之」,香港人莫可奈何!這就令我想起北宋太宗的告誡百官的「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十六字的「戒石銘」!

我實實在在告訴林鄭月娥、鄭若驊女士: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啊!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