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二讀(恢復辯論):《特別假期(2015 年 9 月 3 日)條例草案》」
2015.07.08 立法會會議

就《特別假期(2015 年 9 月 3 日)條例草案》,本席提出了 89 組擬修正案,結果主席全部不予准許,氣燄更甚於當年審議《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時劉江華表示「一條都不可以通過」,現在連提也不准你提!

立法會負責制訂法律,議員在憲制上擁有神聖的提案權(亦包括對法案提出修正案的權利),受《基本法》保障,不容肆意侵犯。《基本法》第七十四條訂明: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根據本法規定並依照法定程序提出法律草案,凡不涉及公共開支或政治體制或政府運作者,可由立法會議員個別或聯名提出。凡涉及政府政策者,在提出前必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書面同意。」

《基本法》第七十五條授權立法會自行制定議事規則,惟不得牴觸《基本法》。上述對議員提案權施加的限制,亦見於《議事規則》第 51(3) 和 (4) 條。就「法案的修正案」,第 57 條載有較具體的規定,其中,主席認為該 89 組擬修正案違反了第 57(4)(a) 條 -「修正案必須與法案的主題及有關條文的主題有關。」

本席認為,在《基本法》第七十四條之下,解釋其他《議事規則》限制議員提案權的規定時,宜寬不宜緊,否則就會對議員提案權造成不必要的限制,這種較自由的詮釋方式 (Liberal Interpretation) 亦符合《議事規則》不得牴觸《基本法》的精神。

《議事規則》第50(3)條要求「法案須有一詳題,以一般性詞句說明該法案的主旨。」 《特別假期(2015 年 9 月 3 日)條例草案》的詳題是:

「將 2015 年 9 月 3 日訂為就《公眾假期條例》而言在 2015 年中的額外 公眾假期,及就《僱傭條例》而言在 2015 年中的額外法定假日。」

《條例草案》的詳題沒有片言隻語提及「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日」,其他條文亦完全沒有相關提述。很明顯,《條例草案》的唯一主旨,是增加一天同為額外「公眾假期」及額外「法定假日」的「特別假期」。 本席的89組擬修正案雖然未必能迎合到主席 閣下的「主子」,卻肯定符合《條例草案》的主旨,與法案的主題有關,就是增加一天額外假期。

主席在書面裁決中表示:考慮法案的主題時,他「一貫會考慮法案的詳題、摘要說明、條文、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以及其他相關因素。」 儘管《條例草案》的詳題和條文完全沒有「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 70 周年紀念日」的提述,主席竟然偏偏只看「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LD LRD/12-1/1-12/4(C)) 和「摘要說明」,僅憑這兩份文件就信納《條例草案》只關乎「某特定事件而將一個特定日期(即將 2015 年 9 月 3 日)訂為特別假期,極度荒謬!

雖然「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和「摘要說明」確有提到「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 70 周年紀念日」,但兩者也不是法律的一部份,當《條例草案》三讀通過,整條《特別假期條例》也不會見到「抗日戰爭勝利」的任何痕跡! 若單看條例,市民只會不明不白,根本不會知道這個特別假期所為何事,與行政當局表示要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 70 周年」的原意背道而馳。本席以為,若「抗日戰爭勝利」這麼重要,需要特設假期紀念,當局就應將之寫進法例條文,令到特別假期的受益人(即一般市民)都能從法例知道這個特別假期的源由。《條例草案》在草擬上存在先天缺憾,主席根本沒有理據以這個虛擬「目的」限制議員提出修正案。

只需參考《公眾假期條例》(第 149 章)和《僱傭條例》(第 57 章)的規定,就十分清楚。《公眾假期條例》第 3 條訂明,附表所指明的日子即為公眾假期。值得注意的是附表除了指明日子,還會清楚記載該假期的名稱,譬如 5 月 1 日為勞動節和農曆四月八日的佛誕;《僱傭條例》第 39(1) 條針對「法定假期」的條文,也有類似的規定。

主席在裁決又表示: 「詳題不可在法案的全體委員會予以修正。」 主席可能近日忙於應付傳媒,忽略了我們去年 12 月 17 日審議《2014 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時,梁繼昌議員正好動議了一項修正案修訂詳題,「刪去『享有最多3天侍產假,並獲得按日計相等於其每日平均工資五分之四的侍產假薪酬』而代以『享有7天侍產假,並獲得按日計相等於其每日平均工資的侍產假薪酬』。」 既然主席接受梁議員動議修正案將「最多 3 天侍產假」改為「7天侍產假」,為何本席就不能提修正案將《條例草案》的指明日期由「2015 年 9 月 3 日」修訂為其他日子? 是否因為共產黨要慶祝他們的「抗日戰爭勝利」,2015 年 9 月 3 日就變得神聖不可侵犯?

主席可能還未察悉,上述梁議員動議的修正案,其實是秘書處提供給本人助理的修正案樣本,所以,若說法案的詳題不可予以修正,是非常荒謬。裁決中所堆砌的理由,一派胡言,全部都是廢話!

其實,「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或回歸前稱為重光紀念日)在 1999 年之前,一直都是公眾假期。必須強調此「抗日戰爭勝利」不同於彼「抗日戰爭勝利」,幾十年來香港人慶祝的「抗日戰爭勝利」是八月第三個星期一,而不是共產黨所訂的 9 月 3 日。

1998 年政府提出修訂《公眾假期條例》,其中以勞動節(5 月 1 日)和佛誕(農曆四月八日)取代「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和 10 月 2 日(國慶日翌日)的兩天公眾假期。當時,廢除「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假期的建議甚具爭議,為了保留該假期,梁耀宗議員甚至提出修正案,他不單旨在保留「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的假期,更企圖將公眾假期的數目由 17 天增加至 18 天。當大家以為梁耀宗的修正案涉及由公帑負擔的效力不能提出,時任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卻兩度裁定梁的修正案不涉公帑,符合《議事規則》可以提出。雖然梁耀宗的修正案表決時不夠票不獲通過,事件卻令人慨嘆立法會議員的憲制職能 18 年來不斷被蠶蝕,及關注法律顧問能否一如以往為立法會提供公平和不偏不倚的專業意見。

當日政府和議員的相關發言,值得我們今天參考和深思:

(1) 時任教育統籌局局長王永平:「一些議員對取消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的公眾假期感到可惜。我想在這裏保證,政府會確保市民不會忘記中華民族8年抗日戰爭取得最後勝利的重要史實。行政長官在本年 8 月 17 日出席了抗日戰爭勝利 53 周年的紀念儀式,這項儀式是政府向為保香港而捐軀的香港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的成員致意。即使由 1999 年開始 8 月第三個星期一不再是公眾假期,但政府決定仍把當天定為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表示我們對捐軀者的悼念長存不息。」

廢董政府早於 1998 年已將 8 月第三個星期一定為「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我們又該如何面對 9 月 3 日呢?

吳靄儀議員:「…在日曆上的所有公眾假期中,只有這一天是屬於香港本身的歷史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了,我們歡迎新的事物,但在迎新之餘,我們必定不可忘舊。為了保香港,抵抗日本侵略,無數勇士戰死在香港的山頭,他們之中有不同種族和國籍的軍人及平民,他們是我們的英雄,我們欠下他們的恩情,是永遠也無法回報的。他們英勇和光榮的事蹟,一定會長存於我們的記憶之中,並且必須公開紀念。」

吳靄儀所說的,明顯是本土的英勇和光榮事蹟,可惜就算本席提出修正案,建議將 2015 年 8 月第三個星期一這個本土「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恢復為公眾假期,依照主席在書面裁決展示的「邏輯」,相信也不會獲批,何來道理可言。

王永平局長:「在假期數目方面,香港現時每年有 17 天公眾假期,已較幾個鄰近國家為多。例如日本有 15 天,馬來西亞及新加坡 11 天,澳洲 10 天,菲律賓 9 天。額外增加一天公眾假期涉及的經濟成本,將會相等於薪金總成本 0.2%,即每年約為 7 億元。因此,從經濟利益或社會角度考慮,我們實在找不到充分理由再增加一天假期,這樣做只會削弱本港的競爭力。」

《條例草案》建議的特別假期是一次性的,至 2016 年就回復一年 17 天公眾假期。難道共產黨認為明年或之後就不用慶祝「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嗎?若果可以的,何不也將 10 月 1 日的假期暫改其他日子,若中共有幸捱到 70 或 100 周年,屆時再以特別假期回復 10 月 1 日的假期也不遲。由此可知,政府根本完全不尊重 9 月 3 日「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

本席支持恆常增加假期,而非只在 2015 一年。在中國,一年就有 27 天公眾假期! 比我們足足多 58%,雖然其他國家可能較少假期,但他們的工時短(或有標準工時制度),部份只需每星期工作 5 天。因此,本席認為如此比較並不科學,必須作全面和深入的比較研究。

田北俊議員:「一天假期聽起來不是很多,但事實上連同我們享有的其他勞工福利、分娩假期及工資,加起來的負擔是不輕的。說要多放一天假期,中小型企業仍要繳交租金,他們不可以不交租,這些企業要支付的工資也不是太多,但少營業一天,在今時今日來說,我是覺得不適當的。」

諷刺地,反對增加一天額外假期的議員,今日稍後表決時多會支持《條例草案》;而本席雖然支持增加假期,卻不一定會投贊成票。

在共產黨的淫威下,連工商界都不再介意支付「額外增加一天公眾假期涉及的經濟成本」,於 1998 年時就已經要 7 億,相信 17 年後到 2015 年,損失應該超過 10 億了。

一言蔽之,《特別假期(2015 年 9 月 3 日)條例草案》是特區政府為了取悅中國政府而推出的,赤裸裸向共產黨獻媚,過程全無諮詢,彷彿是該男子說了便算。選訂 9 月 3 日,明顯是為了配合共產黨一連串的慶祝活動。其實,9 月 3 日根本沒甚麼值得紀念,抗戰「勝利」的主要原因,是美國先後在日本長崎和廣島投放了兩枚原子彈,加上日軍的歐洲的盟友相繼戰敗投降,日本對盟軍在其他戰場也失利,戰敗是遲早的事情。雖然日本最後宣布戰敗無條件投降,但若說這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肯定是言過其實。其實,中日戰爭尚有其他事件(譬如七七事變和共赴國難宣言)更值得紀念,可惜本席提出的擬修正案全部不獲批准。

有報道指出立法會議員獲邀於 9 月 3 日到北京參與共產黨一連串的慶祝活動,其中包括閱兵儀式;據報主席將會出席。雖然《議事規則》所規管的是直接金錢利益,但通過《條例草案》令 2015 年 9 月 3 日成為特別假期,對打算出席慶祝活動的議員來說,肯定較便利。主席先不避嫌處理本席的擬修正案,若連打算出席慶祝活動的議員也參與表決,勢令公眾產生是否出現利益衝突的疑慮,影響公眾對立法會議員的觀感。

本席贊同增加公眾假期,就算只是一次性增加一日,也好過無,因此不會反對「袋住先」。但《特別假期(2015 年 9 月 3 日)條例草案》的立法目的簡直是垃圾;條文欠清晰致假期的原因不明不白;加上主席處理提修正案的手法荒謬,實在沒有辦法支持《條例草案》。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七月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