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廣泛流傳一新聞:就是因應習近平推動中共國「廁所革命」,希望藉以改善農村地區生活條件,日本政府表示願意提供相關的衛生教育和技術支援,我看在眼裡,一定將會全盤失敗。

我們可以先了解日本和中共國兩地的衛生水平差別。

中共國民的邋遢骯髒,絕對是臭名遠播的。有一親身經歷可以在此一說,就是十多年前我在尖沙咀百利商業大廈租舖,原本環境十分不錯的,直至有一伙中共國民入來做生意,便搞到烏煙瘴氣 — 首先他們喜歡不分晝夜不關門吸煙,致癌煙霧彌漫整條走廊、隨地吐痰散佈病菌、至於廁所更是慘不忍睹 — 輕則廁所板鋪滿鞋印、重則廁盤、廁所水箱、甚至廁格的牆壁上也有便溺,彷如有人拿炮仗塞進屎堆裡去炸一樣。

負責清潔的嬸嬸當然怨聲不絕,到管理處投訴當然無果,隔鄰租用的印度商人也對我說因此要急急要搬走,我未搬走之前,也要特地跑到樓上用樓上的廁所,十分不便,令人厭惡。

至於日本人,其潔淨程度,足以教全世界汗顏。有去過日本乘搭過日本鐵路的朋友應該明白了。東京電車站的地板永遠是光亮的,因為每日都有人去消毒、清潔、吸塵,不會看到有人在電車內飲食,即使沒有垃圾箱,也沒有人亂丟垃圾,因為人人都將廢物塞進自己袋裡,到回家時才分類處理。

日本人即使是處理垃圾也是一絲不苟的,他們會先將之分成「可燃燒」與「不可燃燒」的,盛載飲品的膠樽會先撕開包裝膠紙,清洗過才拿去回收,發泡膠、錫紙、保鮮紙等的包裝也會分開處理回收。因為這種謹慎,日本人不會無節制地製造垃圾(這當然有賴日本政府大力支持廢物回收行業,不像無能的港共政權那樣,任由回收行業自生自滅)。

維穩報《明報》說這次日本為中共國提供廁所技術及衛生教育支援,為「廁所外交」,但當兩國衛生水平是如此差天共地的時候,怎會成功? 加上中共國民長年累月被政權洗腦,幾十年來終日輪迴在抗日戰爭時期的仇恨當中,一想到東洋鬼子在侵華時期四處殺人放火姦淫擄掠,就恨不得要徒手將他們撕開兩半;現在東洋鬼子要來耀武揚威教中國人用廁所,中共國民會真的虛心受教嗎?

再者中共國民在共產專政統治幾十年之下,早已沒有道德教育、乃至宗教的約束,人人骨子裡都自私自利,以前紅衛兵時代的中國人可以為了自保批鬥爹娘,現在的中共國小孩則可以因為爹娘不為他們買遊戲點數便拳打腳踢;要這種「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民族去學習「為他人設想」嗎?除非受到與當年廣島長崎被原子彈轟炸那種程度的震撼 ,否則中共國民是不會知錯改過的。

其實日本人的廁所之所以如此潔淨,其原因是簡單而根深蒂固的 — 就是日本學生自小便要全體不分貴賤地清潔校園,包括廁所。當大家都努力地把原本最骯髒的地方清潔得氣味清新、光潔亮麗時,稍有良知的話,會捨得將之弄污嗎?再者,清理人家的蘇州屎,絕對不是愉快的經歷,久而久之,自己便不會弄污廁所。單單是學校這種做法,便已經讓小孩學懂何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了。

在家教的層面上,日本的媽媽也會教女兒洗淨廁所的重要性。有一首感人的日本歌,名為《廁所中的女神》(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G_QNLILf_o )正正就是以此為題,甚至有相關的電視劇。

這次的什麼「廁所革命」,預計最終日本廁所設備生產商可以大撈一筆,中共國有關官員也可以從中上下其手,但其成效充其量只是中共國內會有很多舖滿鞋印屎尿的日式高科技廁所,錢是花了,但換來的只是被全世界恥笑。除非中共國把他們引以為傲的人工智能高速臉部識別監控國民系統,都安裝在大大小小的公廁內,但凡胡亂拉屎痾尿者即被火速識別,並且立刻經支付寶扣除罰款,甚至立即上門逮捕送入勞教所,否則中共國民是一定死性不改的,一樣會像猿猴般踎在坐廁上的。

文明與否,關鍵在於人民是否知道因果、從而學懂為他人設想。

有關作者祖利安: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喜歡八卦國際時事。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