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就修改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的議案」

主席,過去兩年多來政界關於政改方案的爭議,一直聚焦於「入閘」的問題。二○一三年八月,民主黨的劉慧卿及何俊仁先後表明,最重要是泛民主派(或曰不同政見)人士能否「入閘」(不接受提名委員會有篩選,即不能排除泛民成為候選人),此一底線其後亦得到另一些泛民人士和應。民主黨並不執著是否有公民提名,最重要的是有得「入閘」。二〇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中共人大常委會在僭建了的「政改第二部曲」由「確認行政長官提交的政改報告」,變成了「確定政改框架」:共產黨透過幾乎可以完全操控的提名委員會,實行「一黨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然後由香港三百多萬登記選民做橡皮圖章;這就是近期喊得震天價響的「一人一票選特首」!

特區政府今年四月發表《行政長官普選辦法公眾諮詢報告及方案》,現正審議的方案,細則沿用上述諮詢文件:特首提名將分為「入閘」及「出閘」階段,參選特首者須先取得一千二百名提名委員中之百二人提名,即可「入閘」成「參選人」,最多可有十人「入閘」,參選人獲提名上限為二百四十人,預計可使一至兩名泛民主派人物入閘。之後便按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議」,過半數提委提名,由不多於十名「參選人」中篩選出兩至三名特首候選人「出閘」,再由全港合資格選民普選。中共可以絕對操控千二人提名委員的提名作業只是表象,三位行政長官候選人由共產黨的「一黨提名」才是真相!

泛民主派不是希望可以「入閘」嗎?「入閘」沒有問題,只是不讓你「出閘」!

邪惡制度 不動如山

早前特區政府一個「2017,機不可失」的政改電視宣傳廣告,指過往的特首選舉只有選舉委員有投票權,普通選民只能作看客,但若政改方案獲通過,五百萬港人將「有份話事」,普選機遇不可錯失云云,公然混淆是非,誤導市民!「袋住先不是袋一世」是欺人之談,至於說就這樣的普選假貨投反對票的立法會議員,是剝奪五百萬港人投票權,又是另一種欺人之談!香港人真是那麼可欺的嗎?

此外,二○一六年立法會地區直選與功能組別的各半比例,與及分組點票的邪惡制度仍然不動如山,試問以民主派自居的議員,以至有基本常識的市民,又豈能支持這個偽政改方案?

政改博奕期間,仍有泛民中人,幻想北京在最後關頭略作讓步,重溫二○一○年政改的舊夢,例如五月十七日,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表示,提名委員會的公司票改做個人票符合「八三一決定」,有討論空間。劉慧卿在接受《無綫新聞》訪問時回應說:「修改現在放在枱頭的方案,一定是正確的,但絕對不能小修小補,要做到大的修改,郁動得要足夠,才能讓絕大部分香港人有真的代表⋯⋯令到香港市民覺得佢有真正選擇,嗰陣時泛民主派會好樂意支持呢個方案[註一]。」

二○○五年十二月,民主黨何俊仁議員在立法會慷慨陳詞,反對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他說:「如果作為一個從政者不能站在道德高地來考慮重大的歷史決定或作出重要的政治決策,我們只會淪為政客,受人耻笑,遑論要成為一位政治家了。」[註二]

到了二○一○年六月,民主黨卻決定改弦更張,與中共密室談判之後,為了令其「區議會改良方案」(立法會產生辦法)得到支持,竟然接受二○一二年行政長官繼續由小圈子選舉產生的方案!



民主運動 何去何從

民主黨主席劉慧卿今天發言表示反對議案的立場,因為它限制不同政見的人參選。曾經服膺二○○四年中共人大常委釋法扭曲了的《基本法》及人大常委二○○七年決定的民主黨,今天在議事堂上信誓旦旦表示會投反對票,政改方案勢將被否決,問題是之後的民主運動何去何從,泛民主派應如何重新定位?

今次政改的博奕,中共主動揭開赤祼祼干預香港政制發展的底牌,泛民主派三十多年來「民主回歸」路線,期待中共自我完善,尋求體制內改革,堅持「和理非非」的消極退縮抗爭方式,到頭來只能得到一個假普選方案,恐怕也到了夢醒時分。

五月三十一日在深圳,中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話講的夠清楚的了,他說民主派有兩類,一類是「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一類是「希望多溝通的多數泛民朋友」。前者是「死硬派」、「頑固派」,人數不多,但「危害不少」,北京對他們的立場「堅定而明確,就是『堅決鬥爭,決不含糊』[註三]」!同一場合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表示,政改是對泛民支持或反對「一國兩制」的試金石,「是轉向合作共贏正道還是繼續走對抗俱損歪道的分水嶺」。

京官的強硬言論,可以推敲出表決過後,中共打擊反對派的伎倆必然是「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的一以貫之,可以預料,雨後春筍的本土派組織,將首當其衝遭受「國家機器」嚴打。

今天的政改方案在本會被否決後,中共的宣傳機器即使不一棍子統統打死,把所有投反對票的代議士,一律扣上「死硬派」、「頑固派」,以至「港獨」等帽子,也必然會批判當中的泛民議員受到「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脅持」或「騎劫」。盱衡形勢,泛民主派可以做的是要麼就是繼續「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抗爭,並與勇武抗爭者劃清界線,否則便將要為民主運動重新定位,為香港前途另尋出路!

全民制憲 公民自決

最近人們也許察覺到學運圈子以至泛民主派陣營,開始有試圖改向本土、「全民制憲」,及港人自決前途等訴求靠攏跡象。今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有大專學生會代表撕毀及焚燒《基本法》,高呼「命運自主,港人修憲」口號,以「建設民主中國」為己任的支聯會並没有阻止。

六月十四日,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展望「後政改」局勢時指出,泛民未來的政綱不能迴避「本土角度主流化」,下屆立法會選舉各方也會討論到二○四七年後「一國兩制」何去何從,「到底是香港大陸化、還是大陸香港化」。翌日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更於《明報》「世紀版」以〈政改否決了,然後呢?正視二○四七年的香港前途問題〉為題,撰寫四千八百多字長文。

本席早在二○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的「對行政長官投不信任票」議案發言稿中,已提出「香港政治體制,需要立即進行根本的變革,不能再等待原有的時間表」,初步提出「全民制憲,重新立約」的具體計劃[註四]。一三年一月九日的「彈劾梁振英」議案發言稿,則以「社會契約論」引證「全民制憲」的理據[註五]。

二○一三年「七一」大遊行後,本席在熱血公民舉行的「全民制憲起動集會」上焚燒《基本法》,同時熱血公民宣佈設立網上全民制憲系統,以收拋磚引玉之效。

二○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本席正式提交「全民制憲,重新立約,實現真正『港人治港』」動議[註六],表決前最後一分鐘的回應發言時指出:「人沒有理想就沒有進步的動力,也失去生存的意義。」可是,廿七名非建制派議員,竟有十七人投棄權票,六名議員缺席。

舊事重提只是要指出,這些進步訴求有其歷史淵源,「全民制憲」亦非本席首創,一九九六年,社運人士吳恭劭及劉山青成立「全民制憲學會」,同年成立的進步民主派政團「前綫」,其政綱亦有同樣訴求,今天議會內的一些同僚不少曾是「前綫」的創會成員。

徹底決裂 可會退縮

從現實的角度出發,泛民主派如果同意本土民權運動意見領袖的主張,並非出於投機,而是他們對港人面對中共的人口換血殖民政策,生活空問日益壓縮,下一代向上流動機會愈來愈渺茫,在土生土長的地方竟然沒有立錐之地,本土前線抗爭者絕望的憤怒,有切膚之痛,感同身受!

在憲制的角度,則是他們有沒有揚棄以往期望北京當權者下放權力,政治體制改革水到渠成的幻想?昨天在「公民廣場」外的「港人修憲只是夢?── 學界修憲集思會」,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明確指出:「所謂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只是謊言。事實上,剩餘權力歸於中央。中共所謂的『一國兩制』,不過是經濟上的兩制,而非政制上的不同 ── 白皮書、八三一、人大釋法更是蠶食司法獨立等等,無一不印證此事。故此,基本法已經失效。我們需要有自覺,挑戰此中共思維,不要殖民統治裏的階級思維,然後才可能修憲」。

修改《基本法》的訴求,不能按照〈第一百五十九條〉,「全國人大」及香港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的不可能門檻,而是透過自下而上持續不斷的抗爭,迫使中共接受以「全民制憲」或「公投自決」,推倒重來!

最後,走上本土民權抗爭之路,將意味與中共徹底決裂,泛民主派可有不能退縮的覺悟?

有負所託 痛切反省

本席在議會七年,二○一○年對民主黨的政改方案投下反對票,今天也要對中共的偽政改方案說不。

民主無寸進,本席有負選民付託,痛切反省之餘,愧疚萬分,必須要在此向一直支持本席的香港同胞致致歉!

明末遺民呂留良,有感於民族淪亡,文化命脈懸於一線,決心革功名,棄舉業,隱居山林,從事著作講學,為天地留一分正氣,為文化保存種籽,為華夏立一典型,曾有詩曰:「苟全始識談何易,餓死今知事最微。醒便行吟埋亦可,無慚尺布裹頭歸。」

人格尊嚴的自覺,是解決政治問題的起點,本席今天是以自已的良心、理性,投票反對假政改,就是有「無慚尺布裹頭歸」的憬悟,否則將愧對子孫,悔禍終身!

否決假政改,打倒偽政權,自己香港自己救!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反對議案!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六月十八日

[註一]
二○一五年五月十七日《熱血時報》的〈饒戈平指公司票轉個人票有得傾,劉慧卿稱方向正確〉(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5-17-2015/23018)。另見二○一五年五月十八日《蘋果日報》A十版的〈劉慧卿稱饒戈平方向正確〉(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518/19151475)。
[註二]
二○一○年六月廿五日黃毓民議員的〈同志們,今天我們在此分手!──「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議案」發言稿〉。http://www.lsd.org.hk/index.php/doc/detail/2971
[註三]
二○一五年六月一日《大公報》A○二版的〈王光亞:與「死硬派」鬥爭決不含糊僥幸當選亦不予任命〉。http://news.takungpao.com.hk/hkol/topnews/2015-06/3015675.html
[註四]
http://www.yukman.hk/wp/record/3530/

註五:http://www.yukman.hk/wp/record/3591/

註六:http://www.yukman.hk/wp/record/6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