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安插黨員滲透香港政府,已經不是新鮮的事,而近日教育局被揭懷疑政治審查中學歷史課本之事件,更加是這些地下黨員的惡毒顯露。除了教育局局長楊潤雄以外,幕後黑手現任教育局總課程發展主任(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陳碧華,亦同樣地惡滿貫盈,罄竹難書。

陳碧華上年已經大發謬論,謂「應從多角度理解中國歷史(言則要香港學生應從共產黨角度去了解中國歷史?)」、「課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三反五反和大躍進等史事的歷史不是一面倒(難道就要一面倒地對中共歌功頌德?)」、甚至「六四事件有無平民俾解放軍殺害」等。

說到六四事件,多年來已經有無數的照片、錄影片段、乃至目擊者之親身憶述為鐵證,相信大家已經看過聽過不少。未曾聽聞的,在這裡可以講一講給大家聽。由天安門學生運動、乃至六四解放軍清場期間,其實美國有一支隱藏身份的美國海豹突擊隊在場。他們當時的任務當然並不是要去救人或打擊解放軍,而是要在前線清楚記錄事件。負責有關行動的海豹突擊隊隊長現時身處美國,和很多其他軍官一樣,都在美國某大速遞公司中擔任管理工作。以上都是輾轉由他憶述而得知。

中共港共都有一個通病,就是永遠只懂得自欺欺人。在內對莘莘學子上下其手,在外賊喊捉賊,專門扭曲是非黑白。本來我等都是本土主義者,六四年年由左膠舉行的機械式哭喪籌款,我等都覺得關仁隱事嗤之以鼻,不過一旦牽涉篡改歷史以荼毒下一代,則不能袖手旁觀。每有此等敵國細作發放扭曲史實之言論,我等都應將其親共背景及惡行公諸於世。比如說要公開說其為學生內地交流洗腦計劃、及國民教育支援洗腦計劃‘搞手’之類事實。英文程度好的朋友,更應以英語在各渠道廣傳,而獲得國際關注。如果這些地下黨員在海外有國籍有家室有資產,又如果被該國得知其在香港維護專制反民主之惡行,到最後一定十分精彩。

中共港共何以在這些時候瘋狂出手做盡各種荒謬之事?其實好比吸血殭屍知道將會有殭屍獵人團來消滅它,所以便在棺材未被搗毀、心臟未被插釘、還未身首異處前、四處胡亂咬人。所以何以狂推大白象工程以轉走香港庫房資金、瘋狂逮捕並重判社運人士、硬推二十三條惡法之立法。因為現時美國對中共政策,已經比奧巴馬時代來說有近一百八十度的改變,經濟戰爭已經展開,總統特朗普較早前一句說話,即幾乎讓一家中共大科技公司倒閉。實力差別清晰可見。

再者,圍堵中共的戰事正慢慢醞釀。特朗普最器重的國防部長馬提斯,早在未上任前已在一大學演講中,提到中共不理會聯合國裁決,在南海強行霸佔島嶼,填海以建海上基地,危及海上航行安全之餘,亦視聯合國為無物。聯合國是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所建立的維持國際秩序與和平的重要組織,故馬提斯認為如果中共不受到制裁的話,便難以維持聯合國的威信,會導致世界秩序大混亂。由此可知,中美大戰,其實是無可避免,只是遲早的問題。

中共其實當然明白這一點,所以牠們最畏懼的,就是在開戰時香港人會「倒戈」投向以美國為首之聯軍。我在此膽敢保證:萬一有此一日,第一批倒戈投美者,必定是一眾之前投共的狗官,因為牠們其實比任何人,都更加貪生怕死。

我深深了解這一兩年香港反共各路人馬都隨著之前雨傘革命之失敗而禁若寒蟬,甚至崩潰四散,但在這時候我們絕不應向絕望屈服,因為比以往更翻天覆地的改變可能隨時發生,而我們應該在此時自問:「如果那一刻來臨時,我們到底準備好沒有?」

有關作者祖利安: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喜歡八卦國際時事。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