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兩個星期,有幾個共幹不顧分際,在香港肆口逞說,又是國家安全,又是基本法,又是憲法,人人一副「天地君親師」嘴臉,語無倫次,無非是揣摩上意,相機教訓港人、恫嚇港人。一眾舐共的建制派政治小丑,如李慧琼、梁美芬之流,忙不迭扮演傳聲筒,或權充共幹「政治囈語」的「導讀」。

至於泛民主派,對於王志民、王振民、喬曉陽這些共產黨奴才,公然干預香港內政,違反《基本法》廿二條的規定,不但沒有據理力爭甚至直斥其非,反而表現出戰戰兢兢「陪個不是」的軟弱態度。立法會大灣區考察團有九位泛民議員,楊岳橋在深圳回應喬曉陽的「在港獨問題上做開明紳士是不行的」言論時表示,中央與其以強硬語言反對「港獨」,不如以誠意展現一國兩制的優越。

這是什麼話?中共破壞「一國兩制」昭昭在人耳目,貴為公民黨黨魁的楊岳橋是不是腦袋有問題,竟然建議「中央以誠意展現一個兩制的優越」,如此「娘娘腔」的香港反對派,人們還可以有什麼期待?

《基本法》廿二條寫得很清楚:「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如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須徵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同意並經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一切機構及其人員均須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在北京設立辦事機構。 」

王志民、王振民、喬曉陽等共幹的言行百分之一百違反《基本法》廿二條。

附録:共幹干預香港內政惡行

四月六日/王志民:
「如果有人反對共產黨領導,就是反對一國兩制;而反對這套制度,就是對香港人的犯罪,對香港是禍不是福」。「沒有中共領導的中國社會特色,中國就沒有一國兩制,共產黨領導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行穩致遠的保障。」

四月十五日/王志民:
「哪裡的防範薄弱,那裡就容易出問題,在回復國家主權、安全,以及發展利益方面,香港的制度還不完善,甚至是世上唯一沒有國家安全立法的地方,成國家總體安全的一塊突出短板。」

四月廿一日/王振民:
「《基本法》的發展應入鄉隨俗,入國問禁;國家憲法怎樣發展,基本法就怎麼發展。」

四月廿一日/喬曉陽:
「香港回歸後,有些人在香港公開反對國家主體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這不符合基本法,因為違反了憲法規定。」「
在港獨(問題)上做開明紳士是不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