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傳媒工作的兩難是:如果長期在同一環境工作,視野便會收窄,即使每天都接收到新訊息,但欠缺新觀點,評論也難帶給讀者新刺激;但傳媒工作困身,要選擇較長時間離開工作崗位「充電」談何容易。折衷方法是作短期旅遊,順便觀察一下其他地方傳媒和政治生態,與自己身處地方作一比較,或許可以為評論帶來新角度和靈感。

這次臺灣之行,有沒有帶來新感受?首先,走訪臺北、臺中、嘉義、花蓮全程未見有人閲報,除在便利店有報紙出售外,亦未見過報紙檔。當然,這種印象式的觀察並不嚴𧫴,但印刷媒體被網絡取代似是全球趨勢。不過,各位亦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新聞資訊是人類社會永恆需要,只是載體本身出現根本變化。至於訓練新聞人材的大學傳播系,必須因應時代需要調整教學內容,否則只會浪費學生光陰。

此外,臨出發前看到一個調查,指臺灣是目前亞洲言論自由最受保障的國家,而香港則嚴重倒退。對於這個結果,相信無人感到意外。我在當地瀏覧報刋,卻發現主流媒體缺乏對共産黨的批判意識,舉例説,一份極著名財經周刋分析中共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上限的文章,內文稱習近平為「有使命感的中國領導人」,內容幾近公關文稿。我想,似乎臺灣傳媒和讀者都未有充分享用國家賦予他們言論自由的好處,批判極權。聴説,近年中國積極投資臺灣傳媒企業,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可能臺北當局很有信心,人民不會輕易被洗腦,故此並無防範。

整個行程令我感受最深的是參觀位於南港的胡適故居和紀念館。在考慮出版《癲狗日報》網上版前,毓民其實是構思出版《獨立評論》網上媒體的。熟悉胡適歴史的朋友都知道,他曾在上世紀三十年代辦了一份名為《獨立評論》的政論雜誌。前年毓民命我為《獨立評論》網上平台寫一篇發刋辭時,我亦在文中詳細記錄了胡適當時創辨這份政論雜誌的使命。所以當我在紀念館裏看到原裝《獨立評論》時,心情有點激動。

紀錄館內也展示胡適的精句,其中一句是「功不唐捐」。此句源出佛典《法華經》,原句是「福不唐捐」,胡適改為「功不唐捐」,摘自《獨立評論》第七號(一九三二年七月三日),是他在同年六月二十七日北京大學畢業典禮上的講話記錄。當中,胡適特別將兩句話以重點標出,勉勵北大同學:

我們要深信:今天的失敗,都由於過去的不努力。
我們要深信:今天的努力,必定有將來的大收成。

「沒有一點努力是會白白地丟了的。在我們看不見想不到的時候,在我們一看不見的方向,你瞧!你下的種子早已生根發葉開花結果了!」他就是一個如此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

不瞞大家,我常在心裏懷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會否帶來些微的改變。看到胡適的精句後,我也希望和他一樣,變成一個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者。

是的,功不唐捐。願與《癲狗》仝人互勉。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