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集主題是:朋黨。

最近,泛民主派為了三月十一日的立法會補選舉行初選,姚松炎贏得代表泛民參加九龍西選區補選的資格,但是泛民主派擔心政府會取消姚松炎的參選資格,而有所謂 “Plan B” 計劃,泛民陣營卻有人「吹風」:如果按照機制由初選得票排第二的馮檢基候補 “Plan B” 參選,恐怕無勝算,必須另筧可以保住九西議席的人出選;於是親泛民的「網軍」大舉出擊,「迫退馮檢基」,自詡為「進步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在其「面書」的發文,與及在親泛民網台的顛倒是非的言論,更赤裸裸地凸顯醜陋的政客咀臉。

這令我想起歐陽修的《朋黨論》。歐陽修說:「大凡君子與君子以同道為朋,小人與小人以同利為朋,此自然之理也。⋯⋯小人所好者祿利也,所貪者財貨也。當其同利之時,暫相黨引以為朋者,偽也;及其見利而爭先,或利盡而交疏,則反相賊害,雖其兄弟親戚,不能自保。故臣謂小人無朋,其暫為 朋者,偽也。」譯成白話就是:「大概君子與君子因志趣一致結為朋黨,而小人則因利益相同結為朋黨,這是很自然的規律。但是臣以為:小人並無朋黨,只有君子纔有。這是什麼原因呢?小人所愛所貪的是薪俸錢財。當他們利益相同的時候,暫時地互相勾結成為朋黨,那是虛假的;等到他們見到利益而爭先恐後,或者利益已盡而交情淡漠,會反過來互相殘害,即使是兄弟親戚,也不會互相保護。所以說小人並無朋黨,他們暫時結為朋黨,也是虛假的。」

歐陽修的《朋黨論》是回應政敵的批評,對於小人用來陷人以罪,君子為之談虎色變的「朋黨之說」,歐陽修不迴避,不辯解,明確地承認有所謂朋黨,但有君子與小人的「真偽」之分。「君子與君子,以同道為朋」,「小人與小人,以同利為朋」,用現代的政治語言來說,前者就是以道義相結合,講公是公非的政治團體,後者便是以利益相結合,狗搶骨頭,利窮則散的狐群狗黨!

泛民主派服膺中共鬥爭哲學,常常鸚鵡學舌:「要團結,不要搞分裂」,所以他們說搞初選的原意是為了團結,如今卻因初選而分裂,大家同陷小人而不知。

香港沒有政黨,只有「小人與小人,以同利為朋」的朋黨。泛民主派就是在虛偽中不講道義,結之以利的朋黨。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