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智峯強搶立法會EO小姐電話,可以從幾個層面分析呢件事:

首先,究竟呢個算唔算一項議會抗爭?如果用梁游宣誓、鄭松泰倒插國旗標準黎睇,無論件事點小學雞,只要對特區政府施政造成阻礙、增加特區政府管治成本,我都會一律看待成抗爭手段。只係呢個抗爭手段最失敗嘅地方,係根本達成唔倒本來就渺少到不得了嘅目的──造成立法會流會;而所產生嘅迴響,既無梁游同鄭松泰所觸及嘅港獨或者意見表達自由權利嘅問題,亦無令飯民產生覺醒,鼓動佢地日後參考許智峯嘅先例前仆後繼咁用違法達義方法進行抗爭,所以從呢方面黎講,可以係完全失敗,甚至比人嘲笑亦無可厚非。

第二,究竟許智峯今次強搶手機有幾嚴重?暫時基於表面證供,許智峯並無響搶奪手提電話過程中施加暴力,所以不屬搶劫而只屬盜竊罪範疇,程度輕好多但唔好唔記得電話廣告都有講:店舖盜竊留案底。

但係許智峯跟住就做咗一樣自掘墳墓嘅嘢:佢話佢響電話入面發現咗好多立法會議員嘅私人資料,因而指控呢位EO姐姐涉嫌觸犯個人私人條例,仲諗住響記者會公開罪狀云云。唔好講飯民,就算民主黨入面都有咁多律師,唔通全撚部都係廢嘅?而家個問題係你係挖咗一個更大嘅窿比自佢踩落去,果樣嘢叫「不誠實意圖取用電腦,不誠實地意圖導致他人蒙受損失」: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5年。

先唔好講未經他人取用得來嘅資料,響日後上庭嘅時候法官隨時因為你取用嘅途徑係非法得來而唔批准作為呈堂證供,你響公眾場合爆得愈多料,對呢位EO姐姐所蒙受嘅損失就愈嚴重,咁到時就唔係留案底咁簡單,甚至夾埋盜竊罪判監隨時超過半年,咁你都可以洗定個蘿柚推搞定初選都得。

當然,如果許智峯響犯法一刻經已同其他義士一樣,係諗住犧牲自己走去坐監為代價,公佈特衰政府惡行,咁我一定唔會吝嗇我嘅掌聲;但從佢響記招果一副淆底相,就知道條友最初個如意算盤就係用呢樣向政府反施壓,迫佢地最尾選擇和解而放棄檢控、同時亦可以借傳媒轉移視線拯救自己個公關災難一石二鳥;但後尾發現咁做隨時埋莽自己嘅議席,先即刻全線收皮死狗道歉──拿咁咪唔形、兼七撚懵懵囉。但無計,九萬六就係呢班飯民唯一全力守護嘅核心價值,唔到佢唔認死狗。

BTW,雖然係意料之內、但成班黃屍媒體全部都避重就輕,只將焦點集中哂響蔣元秋同梁美芬之流對呢單嘢嘅幸災樂禍,完全淡化咗許智峯犯咗嘅罪行可以有幾大鑊;而有好多黃屍又真係會比《蘋果》之流洗腦,真心以為搶完人嘢之後既然有還番比人,咁好小事啫,呢種諗法真係夠哂白痴,而就最諷刺嘅就係呢班人仲開口埋口講法治係香港核心價值添,令人作嘔。

老實,如果許智峯真係覺得今次唔係抗爭,而只係犯錯的話,基於案件嘅嚴重性,佢係好應引咎辭職同埋退黨:但結果佢係完全拒絕考慮呢個可能性,只一味話等待民主黨、立法會同警方嘅處置,賴死唔走。先唔好講民主黨一撚定全力包庇自己人,許智峯作為一個響爛鴿黨入面都算係比較願意抗爭嘅議員(雖然對於政策仍然係白痴區佬水平),結果都係一切以九萬六人工為先,未到最後一刻係磨爛塊蓆都唔撚會走,本質上同所有飯民係毫無分別,所以,許智峯,都係果句,食屎啦。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