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早前斷斷續續談到《癲狗日報》各種新聞及評論的編輯方針,但遺漏了國際新聞,今日要補上一筆。

我自己在漫長的新聞界工作中,各種工作崗位都有參與過,無論是編採寫譯均有經驗,當中以外電編譯時間較長,但當年在《癲狗日報》時卻鮮有處理國際新聞,原因不難解釋,香港以外發生的事情,對於本地讀者始終感覺離地,報紙版面已見緊張,所以難以容納中港臺以外的報道。

二零一八年的電子版又如何?首先,我們要多謝有一位名叫特朗普的美國總統:他的推特發文、他的行為舉止、他的八卦醜聞…充滿娛樂性之餘,也的確影響了世界局勢,而且可能遲些連香港也會感受到他的威力。有了他,國際新聞便不會悶蛋,也有一定叫座力。(對他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留意前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最新出版的回憶錄。這本書現高居美國暢銷書榜,聞説揭露了不少特朗普醜聞,十分juicy。)

電子版版面比印刷版面靈活多了,可以容納更多新聞,於是大家會在電子版看多了一點國際新聞及簡訊。不過,香港的國際新聞報道始終有極大局限,所謂報道只不過是將外電報導繙譯、改寫,實際上是將外國(主要是歐美)通訊社和報章的觀點和分析照單全收,然後交給讀者。這些報道間或有誤導、偏見,甚至是「有毒訊息」,以二零一六年美國總統選舉為例,大型通訊社引述民意調查機構稱,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穩操勝券,結果卻是特朗普勝出,令人對有關傳媒機構核實能力大失信心。因是之故,我雖處理國際新聞版面,但絕不敢稱自己為國際新聞記者,而只是外電編譯而已。

稍為認識香港傳媒生態的朋友都知道,本地報章雜誌絕對不會花錢聘請、訓練全職駐外記者,因為成本效益不化算。問題是,這種心態已追不上時代發展。比起二十年前,全球化程度、互聯網普及,國家之間、城市之間的距離大大收窄,很多新聞已不是由傳統受聘於報館的記者報道,而且發放渠道也不再限於傳媒平台,而是更具威力的社交媒體。

簡言之,我們的視野再不能局限於簡單的本地/中國/國際分法。我可以一個例子引證這個看法:美中現時爆發貿易戰,美國政府對臺關係似有出現微妙變化。特朗普上任後從未談及香港,但不要忘記,他在九十年代曾與香港財閥交過手。美國對華政策是否根本改變?美中貿易戰會否波及香港?何時波及?美國國會會否重新審訂香港關係法?以至前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涉嫌賄選案的內幕等問題,我們其實都不應假手於外國或中國傳媒,因為當中可能牽涉香港人的重大利益。

因此,我期望有一天,有足夠能力和條件的《癲狗日報》海外支持者,能夠成為我們駐海外的特派記者,為讀者提供真正香港角度的國際新聞。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