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加強監管私人樓宇維修及保養工程」
2015.06.10 立法會會議

主席,簡而言之,謝偉詮議員今天提出的議案,可以用「對付圍標」四個字概括,陳克勤、胡志偉和李卓人議員的修正案都針對「圍標」的問題。未來十年,全港將有超過廿八萬個私人住宅單位符合上述三十年驗樓的規定,私人樓宇維修及保養工程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於是出現了一個龐大的商機。近十年香港有一條地下的產業鏈,以各種手段包攬大小工程,當中涉及社團、大廈法團甚至區議員。一般小市民無權無勢,在文攻武嚇下根本不可能獨善其身,唯有無奈接受不合理地高昂的維修費。

除了市區單幢式舊樓,多區的大型屋苑同樣出現「圍標」問題,手法雖然沒有舊區單幢舊樓般粗糙,但所敲詐的金額更大。他們更懂得利用法律和制度上的漏洞,業主團結一致也未必能夠驅逐他們。有時,即使業主成功驅逐了舊的業主立案法團,新上任的法團亦同樣「圍標」,令業主寢食難安。圍標「問題」跟中共政權和特區政府的貪腐問題一樣,是一種結構性問題。

業主態度冷漠 歹徒有機可乘

現時全港約有一萬八千幢大廈已成立業主立案法團,另約有一萬二千幢大廈成立了其他形式的居民組織,以及約四千幢大廈雖沒有成立居民組織但業主聘請了物業管理公司管理。餘下約有六千幢便是缺乏組織管理的所謂「三無」大廈,並由民政事務總署採用多種辦法提供支援。特區政府去年十一月提出檢討《建築物管理條例》,提出多項建議,包括表決大型維修工程的法團會議法定人數由業主總人數一成提高至兩成、通過大型維修工程決議的票數比例由一半增至七成半、中止委任管理公司的門檻由業權份數五成降至三成等等。這些改善措施的前提是業主踴躍參與法團事務,可惜現實並不如此。香港測量師學會高級副會長何鉅業指出,「問題是業主對法團事務冷漠,才給人圍標和搵錢機會,根本不可能提高比例就能解決到圍標問題」真是一語中的。

很多業主日間忙於工作,回家後不欲再費神理會繁瑣的法團事務,也有一些年紀老邁、知識水平不高的業主,根本無法理解法團事務,給予歹徒可乘之機。他們很多時都隨便將授權票交予鄰居、看更等人,卻不理會獲授權者如何使用授權票。關注法團事務的業主,要麼就受到社團和流氓的暴力恐嚇,要麼就在法團會議中被手執大量授權票的人挫敗,可謂四面楚歌。這種情形跟香港的地區選舉一樣,政治冷感的選民往往出於對街坊朋友的交情和信賴,投票給經常出賣自己利益的候選人,結果得不償失。選法團如是,選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也如是,香港的公民教育真是一條漫漫長路。

對抗圍標集團 必須與時並進

廉政公署、警察、民政署、市區重建局和房協等,雖然一直都有向法團和業主宣傳,例如廉政公署的《樓宇維修實務指南》、市建局的「樓宇復修資訊通」、警察的「復安居計劃」資料冊,但是猛虎不及地頭蟲,難以對抗熟悉地區環境的惡勢力。警察雖然在「O記」(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下有一支專責工作小組對抗「圍標」,但是跟廉政公署似乎仍是各自為政。面對這一種困擾全港業主的有組織罪案,為何特區政府仍未成立一支跨部門的專責隊伍,在立法和執法層面跟犯罪份子作長期抗戰呢?

陳克勤、湯家驊和胡志偉議員都在修正案中提出成立「樓宇事務審裁處」、「樓宇維修工程監管局」一類的組織。本席相信,湯家驊和胡志偉心目中的「樓宇維修工程監管局」,應該跟目前的最低工資委員會性質相近,主要是為大眾訂出合適的價格和服務水平,而本席認為監管局亦應該有類似通訊事務管理局般的法定權力,向擅長利用法律漏洞的犯罪集團施加一定的壓力。

至於建議的「樓宇事務審裁處」,是小額錢債審裁處的延伸。本席認為,小業主要討回公道,所受的阻力大都是來自犯罪集團的文攻武嚇,未必能夠循司法途徑妥善解決,故成立審裁處的效果不大。

「圍標」問題跟「收陀地」一樣,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趨勢,幾乎無可能杜絕,政府必須在立法和執法層面都與時並進,「兩三年一檢」,才有可能保障小業主的權益。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五年六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