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智峯失蹄 民主黨折翼

立法會港島議員許智峯以對方侵犯私隱為由,涉嫌強搶保安局行政主任手提電話,瞬間在政界引起軒然大波。

事件本身細節,由於閉路電視不予公開,僅由立法會行委會閉門觀看,傳媒祇能據消息來源及許智峯記招證辭繪影繪聲。但就當事人說辭及事後各方反應,可議之處甚多。

 

理由牽強,魯莽不智

先說事情本身動機是否合理。立法會議事廳外由政府小職員點名及記錄議員進出時間,據聞行之已久,目的在會議時政府作傳召湊足開會人數,甚至召喚投票之用,實屬行政干預立法,遠大於私隱問題。但多年來問責者寡,甚至劉慧卿受訪解畫時也習以為常。

即使真有懷疑紀錄進出時間,事屬收集情資挪用他途,請問自言曾多番在議會就該類事例質詢政府的許議員,有否事先向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查詢,行政部門做法是否恰當?該類資料究竟屬公開資訊抑或受條例保障之隱私?有否舉證投訴?

再談手法之證成。即使一時情急衝動,但當場搶奪紙張及電話之前,有否嘗盡其他申訴方式而不得要領?事後有否整理過往就疑似個案所作申訴逐一詳述,呈現予公眾判斷是非曲直?有否曾向黨團報告,內部開會研究再公開交代?若然皆無,確實難以服眾。

事後,私隱專員黃繼兒回應,就事件向政府瞭解後,公署確認政府執行通傳及應變職務並不抵觸《私隱條例》,更將許藉以出格行事的「大義」打得粉碎。

 

建制炒作 白鴿進退維谷

即使如此,相比起何君堯、周浩鼎、葛珮帆等議員,或有失言失德或涉干犯法例,依然安坐議席,許智峯行為或有不當,但無法與上述諸君等量齊觀,按《基本法》以議會譴責條文褫奪公權。

一來,他是民選代議士,無涉公眾利益之事,理應直接向授權之選民負責,而非因其他聯繫較低之人士眾口鑠金而求去;再者,事理曲直既由警方介入調查,那麼應待完成搜證後方作決定,而非單靠少數人武斷決定其命運。

但建制上下,無不欲將事件擴大。立法會兼行管會主席梁君彥指無論有罪與否,許的行為有負公眾期望,必須譴責;行管會成員兼議事規則委員會主席謝偉俊則稱,會積極研究書面譴責及免職以外的議員罰則;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更斥許的行徑野蠻粗暴,不能接受,著令其好好反省。

民主黨週三晚記招,許僅向涉事EO致歉,胡志偉等則向公眾道歉,已是不甚齊心。其後行管會一致同意致函予以最嚴厲譴責,成員兼民主黨中委之一黃碧雲票投同意之餘,公開放風不能容忍許的做法;之後已卸任黨主席的劉慧卿更聲色俱厲地指責許不適合留在民主黨及立法會,更表示若召開會員大會決定許之去留,必定投革退一票。

以上一切,均發生在民主黨週四晚的中委會緊急會議之前。即使黨主席胡志偉明言譴責案民主黨將在席不投票,仍然無補於事。

 

裂痕已開 修補無從

事已至此,民主黨中委開會後,終以暫時凍結許之黨席,並將個案交由紀律委員會作結。

回顧黨人反應,事態既與黨團聲譽攸關,中委會亦揚言開會商討,為何黨內不先行統一口徑呢?議決前你一言我一語先,一來公開上講多錯多,二則示人以黨團紀律甚低。要捍衛、調查、道歉、譴責甚至革退,任何決策事關組織團結,從來不得不慎。

「謙稱」一介黨員的劉慧卿口出重言,實際是打開口牌。她雖非中常委,身位上發言應無甚地位,偏偏她是前主席,餘威猶存,意在向黨團及許智峯兩方施壓。

中委會聞弦知雅意,先是凍結許之黨席,交予紀委會調查一番,再來開除出黨,一了百了;許智峯恐怕亦不好受,究竟要被黨團趕走,像昔日黃成智般「不名譽離開」,還是以自行退黨的下臺階,一若受醜聞纏身的何偉途、陳家偉呢?

在「護短」與「割蓆」兩極之間,民主黨應該審慎妥善地按政黨機制秉公處置。可惜的是,要求黨團「公正嚴明」的劉慧卿,卻是最不尊重程序公義的黨員;對許智峯比例失黨的懲戒,又比另一曾陷入羅生門的甘乃威處置不幸得多。無論下回分解如何,Damage is done。

 

無妄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