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繼鄭松泰之後,那麼快又會出現一個瀕臨DQ的立法會議員,但非建制派各懷鬼胎卻是意料之中。和鄭松泰譴責議案不同的是,由於許智峯是泛民大台的「自己人」,相信譴責動議不獲通過是十拿九穩:民主黨充份運用了語言偽術,指在動議調查許智峯將會缺席投票,然而當立法會動譴責許智峯時則意味不明──根據當日甘乃威譴責動議時民主黨成員主體在席投棄權票的先例,相信他們只會以「在席棄權=反對」方式協助否決議案,所以除非許智峯最後判刑三個月以上,否則約滿酬金及剩下來的百萬年薪,理應仍能袋袋平安。

然而真正有趣的卻是各非建制派就此事上所展現的態度和博弈。首先立場企得最硬、與許智峯「最親近」的莫過於所謂「進步民主派」成員組成的議會陣線,他們已表明無論調查結果如何,都必定會投反對票,作為對議會抗爭路線的聲援;

偏向支持,但立場卻相對模糊的則是公民黨,最近和民主黨愈走愈近的他們和民主黨玩的正是Good Cop Bad Cop遊戲,當時人民主黨自然要板起臉避免被指包庇,公民黨則以較抽離身份幫許智峯講說話,認為他犯的錯與解除議員職務不成比例;但精神分裂的是,公民黨聲稱會全力加入調查,但當記者問及如果調查結果證實許智峯有嚴重過犯是否會支持譴責動議之時,他們又說會視乎調查以外的其他因素才會作最後決定──既然由一開始你就不信任調查,那你「全力加入」又所謂何事呢?既然許智峯你是幫定的了,那又扮甚麼客觀呢?

至於公共專業聯盟則完全不作表態,只一味指只會等待調查結果才再作決定,一副和稀泥態度。

 

整個局勢發展的核心,始終是民主黨的取態。若站在黨的利益立場,最理想的結果自然是許智峯避過譴責,然後一直捱到落任為止,民主黨在新一輪港島選舉換馬再上,保住來屆港兜一席;但問題是一、假若許智峯真的被判監禁,那怕不足一個月,那「爛鴿黨=監躉」這個標籤將令所有中間淺黃票源全線流失。

 

就算退一步許智峯僥倖逃過監禁,要知道峯搶手機可不同於佔領中環,民主黨和許智峯全面道歉代表他們已將事件定調為過失而非抗爭手段,這種聲譽打擊是否需要以開除許智峯黨籍作為止血?當然反過來若民主黨如此作為,又肯定會得罪了另一班認為他們「不顧道義」、「為私利而光速割席」的選民,所以劉慧卿以「普通黨員」身份對許作出猛烈抨擊及「退黨辭職」勸喻,為的就是要在輿論上試水溫、計算究竟有多少人認同「大義滅親」的看法。

至於許智峯個人來說,或者前路仍一片迷茫,但幾乎可以肯定的卻是在民主黨下一屆立法會選舉的推薦名單上,是肯定再也見不到他的名字了──所以對他而言最佳的選擇當然是退出民主黨,以示一力承擔自己的過錯之餘,也保留了下屆立法會獨立參選的機會。然而在理性上是這樣想,始終許智峯在民主黨有太多人情和人際脈絡因素需要考慮,更何況譴責動議通過與否還視乎民主黨7名議員是否出席(注意,是出席,而不是投票),許仍然處於被黨揸頸就範的局面,所以也還是只能等待黨的發落才能決定。

整件事的關鍵,還是在於民主黨的民粹本質:這個黨從來都是跟民意隨風擺柳,沒有甚麼原則可言──也是因為如此民主黨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發出自相矛盾的聲明、一再收改自己的立場。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作為輿論趨勢的持份者──也就是我們的每一個人,如何選擇並宣揚自己的取向就變得非常重要了。

我想支持許智峯與否,牽涉到「策略派」和「原則派」的選擇。在策略角度而言,許智峯若被DQ,對於議會抗爭路線會是一個沈重打擊,這同時亦等若鼓勵區諾軒、范國威此等「扮抗爭派」繼續以做騷方式欺騙選民;再者許智峯目前已為被各方圍攻的弱者,把他留在立法會以至民主黨,作為他們直至會期完結為止一個流血不止的傷口,對他們的打擊或許也是最大。

但從「原則派」角度來看,我們不能忘記的是,許智峯無論怎樣「激進」,他作為爛鴿的本質始終沒變:直至現在,許智峯仍然認為走入中聯辦密室談判、通過政改方案出賣港人並沒有任何問題;而就算不追究他的缺席投票紀錄如何令飯民在不同議案如何反勝為敗,在過去一屆民主黨在各個為政府護航的議案投票,例如不公義財政預算案二讀、贊成政府投資60億亞投行倒錢入咸水海,許智峯全部有份。作為踢爆「偽民主派」的最高原則,少一隻爛鴿在立法會,就是對香港民主做了一件好事。

當然是撐還是踩,我認為都有其道理,只是容許我再說一次,輿論風向將決定許智峯的最終命運。

 

作者:無神論者的巴別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