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達早前已講過很多次,只會維持女皇盃賽日這個稱呼,特別現在這三場GI只引來四匹外隊馬,基本上是高多芬及周日賽馬團體兩個陣營,即使古摩亞沒有退出亦只有三個單位,人用冠軍你用冠軍,香港這個所謂冠軍賽馬日實在是馬壇大笑話! 左膠真是無處不在,馬圈亦比比皆是,不要同我講出馬少不緊要,重質不重量這等廢話,用銀彈又如何? 根本這段時間世界主要賽馬地區如歐美撞正三歲經典系列,加上一些年長馬的大賽緊接其後,要知道這些賽馬背後包含相當重要的配種價值,這絕不是一場女皇盃頭馬獎金可以取代!

香港本身沒有育馬事業,那管你現時身居藍冊第一部份,充其量以獎金計或者可與外地一鬥,但一說到香港一級賽事的配種價值,請那些自認專家答答,尤達環觀世界馬壇,現時的大趨勢是賽事之間的結盟,近年日本積極向外招手,特別與美國育馬者盃關係密切,很多日本一級賽頭馬同時取得育馬者盃的參賽資格,例如安田記念頭馬便可參加育馬者盃一哩賽,寶塚記念頭馬則取得育馬者盃草地大賽正選資格,歐洲方面的結盟亦明顯增加,像去年大阪杯開始升格為一級賽,愛爾蘭馬會隨即宣佈大阪杯頭馬會自動入選愛爾蘭冠軍錦標,換句話說愛爾蘭方面承認大阪杯的賽事份量,今年冠軍[文雅之士]便擁有一個遠征歐洲機會,當然一眾馬場左膠又會話,香港現役馬匹以閹馬為主,出賽以爭取獎金為大前題,對於外國而言每場級際賽都要計算配種價值(Breeding value),從馬匹的賽績去決定是否有條件作為種馬(Breeding prospects)香港的賽事編排幾乎完全被扼殺,自己又沒有育馬事業,靠外國馬在港取勝去奠定配種價值簡直是痴人說夢,長此下去香港被孤立的情況只會更加明顯,既然已是藍冊第一部份地區,馬會應該重新規劃現時的一級大賽期,嘗試多與外國賽事結盟,不要自以為是,即使香港馬會財力十足,但錢不是全部!

冠軍一哩賽尤達喜歡[星洲司令],這匹經典盃盟主自打吡後一直操練至今,重新做工夫,早前史卓豐親試千八草閘,馬兒活力充沛,出步開揚有力,論馬重拾勇態,問題是初次挑戰一級賽能否應付,幸好今戰參賽馬不多,亦沒有外國馬,故提高了[星洲司令]爭勝機會,屬一路奇兵,董事盃盟主[四季旺]上賽在嫌長的二千米香港金盃後追不俗,之後同樣備戰積極,賽前更試千六草閘,走勢一氣呵成相當吸引,同樣賺了體力,勇況保持也是奪標份子,另一匹黑馬[川河尊駒]可謂巨人殺手,今季三W以壓倒[當家精選]一役奠定本身實力,此駒已獲安田記念正選資格,上賽改用放頭跑法自造步速,末段一度被[平湖之星]超越下竟可反先取勝,馬兒跑法更加彈性今戰預期有驚喜演出,[美麗傳承]季內已奪香港一哩錦標及女皇銀禧紀念盃,大摩成功塑造此駒為一哩專家,亦是馬房今季唯一贏一級賽,狀態長期穩定,乘勇必定盡用,馬具級數亦需兼顧。

第六場            9星洲司令          3四季旺            7川河尊駒            1美麗傳承

(尤達   29/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