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及黨魁楊岳橋早前獲美方邀請,本週將赴美外訪。梁聲言希望重新勾起美國朝野關注港情,「將我哋(香港)放返喺佢哋嘅雷達上面」,並呼籲他們在本地自由民主遭受侵凌之際,為港仗義執言;楊則表示美中貿易戰如箭在弦,既立足於本港福祉,他會藉拜會貿易代表處代表,解釋香港過往支持自由貿易,冀兩國交鋒切勿波及香港。

將香港事務國際化,提倡以利益及普世價值連繫爭取美國聲援,甚至鼓勵其擺脫被動旁觀者角色,積極有為地參與本地民主發展,制衡北京日益蠶蝕,本為和平抵抗的應有之義;即使循民間外交角度,民主派政黨透過會見官員拓展海外關係,建立人際網絡,亦未嘗不可。

但在強權高壓夾縫下生存、身為泛民要員的公民黨,竟不忘為免卻貿易戰說項,一若早前邱騰華以「獨立貿易關稅地區」為由尋求美方撤銷鋼鋁特別關稅,著實荒謬之至。

自保與掩護 歷史重演

以上一切,彷彿似曾相識。

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爆發慘絕人寰的六四血案,震驚世界。國際同聲譴責,美國參眾議院更不顧布殊(George H. W. Bush)政府反對,率先於7月由民主、共和兩黨聯手對中國實行嚴厲制裁,措施包括暫停為在華投資的美國企業提供保險及貸款、貿發局停止向中國相關活動提供金援、停發軍火出口證與撲滅罪行或偵察裝置出口證、不准美國人造衛星經由中國火箭發射升空、禁止出口核產品等,甚至曾一度研究是否撤銷「最惠國待遇」(MFN Clause),直至總統能夠向國會證明中國在政治改革上有所改進,或符合美國安全利益為止。

顯然,美國制裁並非旨在共產政權改弦易轍,而是驅使沾滿血腥的中共停止迫害國內被捕民運人士,善待和平示威,且盡早中止戒嚴令,恢復國家正常狀態。

其時流亡海外的民運領袖如沈彤、吾爾開希,紛紛支持經濟制裁;6月民主派的李柱銘出席美國國會人權小組聽證會,表明北京武力鎮壓在1997年後的香港同樣可能發生,主權移交將500多萬名熱愛自由民主的港人交到中國政府手上形同二次大戰把500多萬英國領土出生的猶太人交予納粹德國,故此應增加貿易制裁,使中國受制之下打開民主大門;親中派的曾鈺成也在7月「民主大學」論壇坦言,制裁令中國金融財政緊縮,權衡利害後的中共不會妄動生金蛋的香港,追究港人支援民運的行動。

但不到一年光景,態度大變。1990年4月,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就立法局內務會議通過反對美國經濟制裁中國一事回應,支聯會支持經濟制裁中國是「從道義出發」,美國卻純粹循本身國策及利益著眼,並期望莫制裁與民生相關物質如小麥買賣,又稱制裁或多或少影響港人支持中國民運意願,至少造成心理打擊。

李柱銘在立法局發言透露,1990年5月初訪問華盛頓時,美國正辯論應否撤銷中國最惠國待遇。他對美國政府和國會力陳本港狀況,並促請不要對中國採取任何不利措施,以致嚴重損害本港經濟。歷來立法局就英政府促請美國無條件延續中國最惠國待遇,議案均獲通過,而附加前設「促請中方改變人權狀況」的修訂,則從來遭議會否決。

與此同時,英治港府官方代表訪美(包括總督彭定康),積極遊說參眾兩院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並指香港在制裁措施下遭受比中國更嚴重的打擊。其後日本政府以「改革開放政策穩定化」、有必要逐漸恢復經濟支援為由,向中國伸出橄欖枝,提供大筆貸款;那邊廂,伊拉克侵佔科威特令波斯灣危機持續升溫,為換取中國支持制裁伊國,美國也逐步放寬對中國之制裁。

更有甚者,李柱銘在2000年往後赴美行程,皆勸說美國予中國以永久正常貿易國地位,旨在為香港利益著想

曲線救國 注定徒勞

可惜,美國早已認定香港是中國的白手套、同路人。

就在朝鮮半島陷入核危機、美國推動國際制裁北韓之際,香港遭美方警告協助北韓走私違禁品、洗錢等不法行徑;在中國的支使下,香港擔任北韓繞過聯合國禁令的中介角色,更在美、日、韓情報機關和聯合國針對北韓的制裁跟進報告中,表露無違。何況至今審訊中的何志平賄賂案,披露何進出聯合國總部為中國拓展「一帶一路」能源路線收買外國高級官員,更是肆無忌憚。

一直以來,中國憑藉《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及香港擁有的世貿組織會藉,既享有「發展中國家」的優惠,亦透過香港不斷繞過違禁品輸入中國禁令、中國出口配額等限制,香港也樂於享受為中國服務帶來的機遇與好處

事實上,公民黨所走的,與李柱銘的老路一無二致,說穿了就是三句不離爭取香港民主自由,但從來肯認中國在港主權,會見美方知華親華派官員(如名單中的Susan Thornton),借外訪幫中國掩護開脫,與其說「唱衰香港」,毋寧是「曲線救國」。但民主派在海外為中國背書了那麼久,中國人權民主狀況如何,香港民主自由境況如何,大家心中有數 - 中國的富強,香港的繁榮安定,反而培養出愈發專制獨裁的中共,甚至終身執政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手卻是尸居議會多年、無法與國家機器頡頏的「和理非非」民主派。

美國自杜林普上任以降,大削國務院37%的外交與外援經費,減少外國依賴外援民主卻了無起色的狀況,對北韓、敘利亞、中國、俄羅斯更是以雷霆手腕處置,可見他對政治判斷注重的是實際績效,而非冠冕堂皇的虛言。在民主派手上,本港民主既無長足進步,甚至不進反退,公民黨領袖的「努力」,看在美國鷹派眼裏,注定白忙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