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吃人極其殘忍,也許是人類文化的最高禁忌。

可是,自古以來,人吃人的事時有發生,導致食人的原因有多種:因為風俗文化,因為生存需要,或僅僅是為了取樂,不管何種原因,食人者是不可饒恕的。

今天我們從一部電影開始,講一個被泰國人民切齒痛恨,直至處死後都不能入土的“食人魔”的故事。

曼谷詩裡叻醫院醫學博物館(SIRIRAJ Medical Museum),在泰國還有一個別名,叫做“死屍博物館”。在這所博物館的法醫館裡,陳列著好幾具乾屍,屍體皆是刑事命案死刑犯,處刑後身體塗佈樹脂,製成乾屍。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一具屍體,是“食人魔細偉”。

​他的本名,叫做黃利輝,中國人,1944來移民來泰國。數年之間,為了醫治身體的疾病,他一共吃了十數個小男孩的心和肝。 1950年被捕,處以絞刑。為警醒世人,泰國將其做成乾屍,陳列在此博物館。今天,在法醫館裡,你仍能在一個約兩米的透明櫃裡,看到還在滴著屍油的深褐色屍體,他就是黃利輝。

黃利輝在50年代接連犯下十數樁殺童案,他挖出被害孩童的心臟、肝臟,煮水燉成湯來喝,手段殘忍令人髮指。他相信這樣便可以根治他的肺病,使他無間斷的咳嗽可以得到治癒。這個做法是他小時候在中國農村,曾聽母親提及過。

法槌落下,黃利輝得到死刑宣判。連環殺人兇手終於被綁上刑架,以一聲槍響結束他作惡多端的一生。只是對於泰國人民而言,判死還不足以伸張正義,他們將犯人的屍體製成乾屍,陳列在法醫博物館 Siriraj Medical Museum 中,好讓民眾唾罵發洩情緒,或者拿來當成教育、恐嚇孩童的教材。

如今60年過去了,黃利輝的干屍還在曼谷詩利拉吉 (Siriraj) 醫院內展示。他不僅無法入土為安,甚至沒有一個棺材讓他躺著,只能繼續鎖在玻璃櫃裡,為他的罪行永生罰站。

電影《細偉》中講述,1946年,當時19歲的黃利輝 (Si Quey) 離開故鄉廣東,隻身來到泰國,望能闖出一番名堂,然而才在移民處就碰上第一個難關。由於交不出10泰銖的移民費,他被強制送入難民監獄。此外,移民官草率將他的名字登記成「細偉」,無論他如何解釋,移民官也不願改正。

幸好獲得叔叔接應,黃利輝才得以離開監獄,並在一間殺雞攤工作。可是他不堪承受殺雞攤老闆羞辱,偷了錢之後跑了。接下來雖然在碼頭找到一份搬運的工作,但長年貧窮使他營養不良、身子瘦弱,根本搬不動任何東西。他在工人間受盡欺凌,隨後也被老闆辭退。

一無所有的黃利輝身體越來越弱,沒來由的咳個不停。他的病也變得更嚴重了。在恍惚之際,他想起小時候母親為了醫病,割下死刑犯的心煮湯給他喝。他開始拿起刀,鎖定一個又一個比他還要弱小的孩童加以殺害、挖心燉湯。但是電影並不與事實完全相符。

魯迅《狂人日記》中說封建社會的歷史每一頁都寫著「吃人」,那是指廣義的吃人,即封建禮教和封建制度戕害、壓抑人性,具有吃人的性質。實際上,狹義的吃人即人吃人肉,在古代也是常有的事。

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中,異類動物之間活捕生吃,同類動物之間也有互相殘殺這是動物界生存競爭的需要,並不奇怪。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以後,仍然存在著人吃人的現象,這說明人類並沒有完全消除獸性。由於人類具有高於動物的社會意識,所以人相食比動物相食更顯得野蠻和殘酷。

小城罪事 張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