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度中國最大笑話應該是:中共在五月四日,以高規格舉行紀念大會紀念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習近平在大會講話中表示要「繼續高舉馬克思主義大旗」。不要誤會,一個貪污腐敗的社會主義政權紀念「老袓宗」馬克思並非笑話,全球成功奪權後的共產黨都必然走上腐敗之路,無一例外,沒有甚麼稀奇。奇在現時中共全黨(包括習近平本人)均缺乏馬克思主義理論素養,全國上下對馬克思更是興趣缺缺,所謂「馬克思主義大旗」都只不過二十一世紀國王的新衣。更奇在當各地左翼政權及政黨都低調處理馬克思誕辰紀念日時,中共自暴其短,一馬當先死抱馬克思主義這塊爛招牌。

要討論馬克思主義,不似中共那樣「隨口噏」,當然要讀《共産黨宣言》。宣言第一段(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第一句是:「迄今,所有人類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恩誕辰二百周年大會上説:「馬克思主義仍然適合中國國情」,這是否意味著中國現時仍然處於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鬥爭的階段?毛澤東曾説,「階段鬥爭,一抓就靈。」習近平今天會公開説這種話嗎?如果認為,中國已進入社會主義階段,所有生産資料已經「公有化」,那麼馬雲、馬化騰這些人屬於甚麼階級?或許習近平心裏想講的是,現在暫時尚未清算資產階級的適當時機,將來就難説了。

其實,一個容許資本家加入的黨,早已不是共産黨了。

馬克思主義之所以成為中共獨裁統治的「理論基礎」,源於列寧對馬克思主義的篡改。《共産黨宣言》第二段(無産階級與共産黨人)説:「共産黨和其他一般無產階級的關係是怎樣的呢?共産黨並非同其他工人階級對立的另一政黨。他們的利益並没有不同於無産階級的利益。他們也不提出任何屬於自己一黨一派的原則,意圖藉此塑造無産階級運動。」馬克思認為:無産階級透過與資産階級鬥爭自我解放。列寧則改為:無産階級不能單獨完成這歷史任務,需要倚靠一個鋼鐵意志,由專業革命家組成的共產黨領導,才能成功奪權。套用中文大學「學者」宋欣橋的術語,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地域變體」,並非原裝正貨。果如是,為何習近平不咬文嚼字,準確一點説: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原因簡單不過,老大哥蘇聯近二十年前已經解體,現在拿「列寧主義」出來,只會鈎起一段傷心往事。

習近平近年經常提一句:「復興中華」。對照一下《共産黨宣言》末段最精彩一句:「全世界無産者聯合起來,你們失去的只會是枷鎖,你們贏得的是全世界」。很明顯,這是民族主義(前者)和國際主義(後者)之間的區別。習近平也説過,中國不輸出革命。大國崛起,錢多到「洗唔晒」也不施捨一點給其他國家的兄弟黨搞革命,過一過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如果還有的話)大哥的癮,真是愧對馬克思。

不過,外國的兄弟黨對這個問題就比中共「醒目」,以北韓為例,早於一九七七年便以「主體思想」(即金日成主義)取代馬克思主義,毋須再糾纏於離地的理論問題。

究竟中國現在行甚麼制度?一言以蔽之,就是資本主義的「地域變體」:國家官僚資本主義。無論送多少馬克思銅像給德國,也掩蓋不了這個事實。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