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在英國舉行英國二千堅尼,這項一級賽由岳伯仁馬房的(Saxon Warrior)「XXXX」(上圖中, photo: Betfair), 個名太難讀兼唔識寫,只有用XXXX來代替) 勝出,騎師正正是由岳伯仁的兒子的岳品賢操刀。在我而言,岳伯仁的兩個兒子岳本賢和岳品賢,都算是馬圈最強靠爸族。

 

先說大佬岳本賢,想當年佢老豆請了史賓沙做主帥,但成績不佳,有一段時間岳伯仁係不設主帥,而把部分實力馬交俾佢個大仔岳本賢操刀,簡唔中才找莫雅幫下手博馬,最經典的例子「澳大利亞」和「帝皇城堡」正正是由岳本賢操刀。之後轉做練馬師,又憑「重振士氣」以不足三十歲之齡,史上最年輕練馬師身份贏出墨爾本盃。而細仔岳品賢,未夠二十歲已經可以憑Intricately贏出首場一場一級賽(該場亦是未足三十歲的岳本賢從練第一場一級賽冠軍)。

 

大家想像一下,如果這兩個人的老豆唔係岳伯仁,有無得咁後生贏一級賽?大把後生騎師唔好話贏一級賽,連有無機會上陣都係一個問題。當然,呢兩位靠爸族,有最好的馬俾佢地操刀,有最好的騎師教佢跑馬(有莫雅做同事教佢地跑馬仲想點)。十個騎師有九個半都無咁好的先天環境。仲要佢地跑一級賽,通常都係馬海戰術,有電兔幫佢哋開路,有其他人幫手打單擋,咁樣都贏唔到馬,除咗可以死咗佢之外,我唔知可以講咩野。

 

雖然作為一個靠爸族,先天環境和機會都會一般人為好,達成任何成就都會比任何人容易,唯獨公眾名聲卻被一般人較難建立。政圈就是一個好好例子,連戰兒子的連勝文,作為台灣政壇史上最強的靠爸族,得到連戰的無限金錢,國民黨黨內的無限支持,但一但要參加台北市市長選舉,接受選民洗禮,就算有以上所有野支援,卻以國民黨台北市市長參選以來史上最低票,只得六十萬票左右敗選。而類似的情況上卻在這兩位公子身上發生,無論這兩個人贏幾多一級賽,騎過幾多好馬,都一樣會被人話,如果你老豆不是岳伯仁,你估你有無咁多機會。

 

而當時的事實而證明,岳本賢做騎師的時候,其實多次在大賽中出醜俾人笑到傻,因此這兩個人還是要交出多些好的表現俾人睇,證明唔係下下都要依靠隻馬「咩」呢兩條友回來,否則你贏幾多一級賽,贏幾多獎金,最後都會俾人笑,你兩條旦散未又係靠老豆!

(鹵味男   7/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