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民主黨員前國務卿凱利 (John Kerry)因涉嫌私下與伊朗「進行外交談判」,破壞現任總統特朗普的外交工作,正遭受多方評擊譴責,甚至可能面臨起訴。正當總統特朗普在兩韓終戰和談取得歷史性重大進展,打算乘勝追擊,決定退出伊朗核協議,企圖逼使伊朗停止欺騙世界,真正終止發展核武之時,前國務卿凱利卻一直私下秘密會晤伊朗及歐洲元首,期間現屆美國政府完全不知情,企圖繼續維繫伊朗核協議。此舉不單破壞現任總統特朗普的外交工作,而且涉嫌觸犯《盧根法案》(Logan Act)

《盧根法案》給予政府在國際談判中的壟斷權。根據此法,任何公民未經美國政府授權而與外國政府進行交往,旨在就與美國政府有關的爭議,而影響外國政府或挫敗美國政府的措施,儘管他即將成為政府一員,均被視為犯罪,將會因應其社會地位及名銜,判處罰款甚至監禁。

法案源於當年一名和平主義者盧根(George Logan)前往法國,私下與法國和談,故推動法案將類似行為刑事化。不過該法例生效後只在1803年用過一次,當時一名肯塔基州農民主張割讓當時美國的西半部以與法國結盟而被檢控,但最終因美國從法國手上買下其殖民地部分,毋須起訴。

對於前國務卿凱利的自把自為,特朗普一如以往,在社交媒體 Twitter 發出貼文回應:
「美國絕對不需要凱利這種非法的影子外交,伊朗核協議根本就是一次失敗的外交談判,而一開始凱利本身就是製造這個爛攤子的人!」

就著伊朗核問題,特朗普於昨日(5月8日) 下了最終決定 — 美國將會退出伊朗核協議。特朗普一直對此協議甚為不滿,指前總統奧巴馬時代簽下之時,是一面倒地單向被逼簽下的,相當不光彩。一名前總統喬治布殊時代國務院高級顧問 (現時亦為特朗普顧問)Christian Whiton,亦因此事公開指責凱利:「凱利正將這種事(非法外交)推向一個點 - 他去見伊朗外長、以及德國和法國的元首,而伊朗一直以來都是美國在中東的最大對手,這完全是為了破壞總統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我認為必須以《盧根法案》將凱利起訴。」

其實《盧根法案》這類涉及外交的法案,對所有法制健全的國家而言都是必需的。尤其是當和別國陷入緊張局勢,以及戰爭進行中之時。未獲國家及人民授權,私下和別國磋商,除了會引起外交政策混亂以外,亦難保涉事人等不會伺機通敵賣國。再者,不適當的時候和敵國議和,反而有損自己國家安全,尤其是當沒有壓倒對方把握的時候。

南宋時的秦檜就是好例子,他在靖康之難,徽欽二宗被金人擄去之後,竟然「帶著和平的旗號」,和敵國「議和」,甚至之後在勇將岳飛北伐,勢如破竹、直搗黃龍,正成功收復大片曾經落入金人手中國土之時,竟然十二金牌召岳飛,並將之以「莫須有」之罪名,陷害致死。有讀過歷史的人,對於古往今來主張和談者,都一定小心觀察、小心批判的。

而在五月七日,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與黨主席梁家傑,展開一連8日訪美行程,包括出席傳統基金會主辦的香港論壇。在我祖利安眼中,這次的外訪,性質上和凱利的私下外交沒有分別。我說的並非是楊梁二人未獲香港政府授權批准,而是二人之立場,並不代表所有香港人的立場,即是未獲香港市民授權。

楊梁二人不知道的是,在香港實在有不少對前景感到絕望的人,就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對中國加徵懲罰性關稅,繼而波及香港一事,反而是感到十分興奮鼓舞,甚至看到希望的。因為被懲罰者,大多是舔共壟斷市場的既得利益者、乃至政界中的權貴。當這些舔共者被懲罰時,才有望動搖其根深蒂固的實力,才有望推倒共產霸權,回復香港昔日光輝與繁榮。

再者, 楊梁二人其實打在第一步已經犯上根本大錯誤 - 一眾傳統老民主派、乃至後來的泛民主派,其「營運資金」,以前一向都是從「美國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縮寫為NED)討來的。美國民主基金會向來支持海外左膠式民主抗爭運動,但當現屆美國政府參眾議院大多數皆是共和黨黨員(非左膠)時,其實已經時移世易。這解釋了何以香港有些左膠無端端走去美國大使館反特朗普,也解釋了何以有些甚至走去投共,因為左膠的大水喉 NED 關了。楊梁二人這次去會晤的,是「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人。美國傳統基金會被視為美國保守派重要智庫之一,而許多共和黨籍政治人物出身於傳統基金會。楊梁二人雖然是第三次被獲邀會面,但我祖利安敢斷言這是因為美國傳統基金會的人,尚未知道楊梁二人和理非非的左膠本質。不過可嘆本土派尚未有具聲望、地位及影響力的人,能與美國傳統基金會會面,表達香港實際情況,以正視聽。

而這次楊梁二人私下外交最可惡的地方,就是他們打算對美國傳統基金會的人,說「香港的法治、憲制和民主進程,近年雖備受中國壓力,但香港仍然頂住,保持相對獨立的司法制度,也被視為自由民主世界的一員。」二人表示,此行會極力向美方解釋,香港在商務案件上,終審權和司法獨立依然保存完好。

事實上,香港法治之敗壞,其實已經達到不可救藥的境地。立法機關已經被舔共的法官及律師壟斷,執法機關更加只是為舔共的權貴服務,配合中共殖民,史無前例地壓逼香港人。楊梁二人此番言論,實在是欺騙美國傳統基金會,如果不是愚昧無知,就是動機惡毒。

有一點值得一提,就是過往在 2016 年美國大選時,楊岳橋曾經多次批評特朗普表現,亦明顯支持通敵賣國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而且有圖文片段為證,現在反而為了多點名聞利養就去攀附共和黨人,實在毫無正直 ( Integrity ) 可言,可恥可笑。

在此我祖利安,懇請美國傳統基金會派人來港親自收集有關香港法治狀況的情報,然後再決定批出相關撥款資助未遲。錢一定要用得其所,絕不能落入刻意持續失敗的所謂抗爭者手中。

亦在此奉勸楊梁二人,與其在不適當的時候,做不適當的外交工作,倒不如做好你們做律師的本份,努力在法律界捍衛香港法治!況且如果你們不了解美國開國先父之勇氣和所付出的犧牲,是絕對不配和愛國的共和黨人談自由的。 因為正如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以前曾任海軍陸戰隊四星上將時,講過的一番話:對於美國海軍陸戰隊而言,「熱愛自由」從來都不是空口說白話,而是真真正正以汗、以鮮血、和付出了的寶貴生命展現出來的。 (For to Marines, love of liberty is not an empty phrase… Rather it’s displayed by blood, sweat and tears for the fallen. )

 

 

 

 

 

有關作者祖利安: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喜歡八卦國際時事。被抹黑老屈為家常便飯,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