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提及公民黨梁家傑、楊岳橋訪美的公務行程,藉民間外交為名擔當說客,勸戒美方重新關注本港政治發展之餘,以捍衛民主價值及自由經濟為念,在美中貿易戰放香港一馬,遂評之為「曲線救國」。或有人以為不公允,可惜事實印證他們之行,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翻查其行程,較為重要的人物除了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積極協助臺灣重返世界衛生組織(WHO)的Ted Yoho以外,基本上就是例行公事:接受外媒訪問、拜會商貿部門官員、與在美友好組織見面。但與官方及國會代表會面,對方旨在粗略瞭解香港狀況,估計無甚實效。

 

公民黨梁家傑、楊岳橋訪美。



泛民說客 毫無實力

美國智庫及政治組織方面,份屬保守及共和黨勢力的傳統基金會(Heritage)座談大致上是走過場,較為重要的項目,反而到訪知華親華的亞洲協會(Asia Society),以及親民主黨、長期資助海外民主計畫的國家民主基金會(NED)旗下的國際民主研究所(NDI)。

如前所述,美國總統杜林普大削非軍事預算,國務院及國際開發署的援外資金變得緊絀,向來資助本港泛民主派的NDI也是受惠組織之一,此舉致使民主派的美方資金陷於窘困,影響力也大為削弱。是以多見不同組織,除了聯絡交誼以外,也許是尋覓門路籌措經費。不過在美國政風傾向打擊中國,連前國務卿希拉莉在澳洲演說也警告中國擴張影響力干預他國內政之際,美方會否買公民黨的帳,自然成疑。

話說回來,若談民間外交,坐擁政治資源、經營民主事業多年的泛民,一路依賴傳統泛民的關係網。如今莫說杜林普執政後在美政界人脈甚微,已不如昔日陳方安生、李柱銘的風光,美藉僑民團結之力不足以促請三數位眾議員為香港民主奔走呼號,聲勢反而被得美國鷹派Marco Rubio及Tom Cotton支持、推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甚至國會議員聯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自決派鋒頭蓋過。

要安排國際說客,卻在聯合國總部所在、外交官雲集的紐約長期租置辦公室,出席大小公開場合爭取曝光的考慮也沒有,演說座談志在滿足海外金主、支持者,這種務虛之事,不做也罷。

胡言亂語 砌辭狡辯

最致命的是,香港民主正值水深火熱,梁、楊二人還不忘謊報軍情。以下為他們在亞洲協會的答問,將本地傳媒不敢完整照錄的話原文翻譯。

梁家傑:貿易戰不應殃及池魚,傷害香港。香港是自由貿易經濟體,也是守護重要自由民主價值之地……若美國認定中國違反自由貿易協定,應該按WTO機制投訴,甚至控告中國。如逕自發動貿易戰,不尊重機制,那麼不要奢望中國會遵守規則。如此一來,中國距離自由民主自會愈來愈遠。

亞洲協會成員問楊岳橋對中國、香港關係的看法。中國祇想香港成為治下做生意之地,而非獨立政治實體。政治改變卻完全追不上數年前(2014)年輕一輩大型抗爭的訴求。

答非所問的楊岳橋說:香港是中國惟一真正國際金融中心,尤其在上海2016年冧市更顯香港之重要。國際金融中心要素有言論自由、資訊自由流通、資金自由流動,更重要是法治。假設香港漠視人權,固然會損害香港及中國藉以為根的上述要素。是以說服中國維護《基本法》的權利保障對中國自身有利,尤其是法治,是公民黨要做的事。

當然,若說任務容易的話,這是天真話。2014年社運,因為沒有任何成就,梁振英寸步不讓,政治局面未有改變,許多參與者感到失望。但改革並非一朝一夕,而種子已經撒下,相信許多年輕人已吸取教訓和經驗。所以我們在年輕人支持下繼續從事上述的事。最後,楊笑著說:”It’s not easy to achieve any reform or change overnight, it would take probably a bit longer than that.”

被問及2014年佔領的本質與港獨訴求的關係,楊岳橋稱,佔領全因人大831決議,學生反抗罷課,還有更早前戴耀廷「和平佔中」藉佔領作港人議價手段。運動目的是爭取真普選,其他演繹都是錯誤、毫無根據。

港獨議題,是出於梁振英的策略,不負責任卻成功。梁振英明知道儘管祇有極少數人支持港獨,但一提及主權問題,中國必然認真對待。他的操作相當有效,如今他已成為國家領導人之一。楊並認為,若中國政府應許《基本法》中早已承諾的真普選,就不會出現港獨訴求。北京選擇了錯誤的,或是艱難的路。

梁家傑反問:「香港如何獨立?」他指香港90%的食水及糧食每天由中國供應,示意香港無法脫離中國,故此港獨議題荒謬,由中共包裝及利用,藉以推動《基本法》23條本地立法。

自稱79日都在佔領地出沒的梁家傑,在現場見到形形色色的人。雨傘運動是過去與未來之間的辯論,是新世代想守護香港價值,繼續自由追夢、發揮所長及公平競爭。然後他又指這是快樂和平的抗爭,由很多大衛對一個巨人歌利亞,但佔領區並無打破一塊玻璃,暗示行動之和平理性;佔領地形成小社群,有保育地,有繪畫雕塑藝術創作,有大學教授義教大、中學生,甚至有自修室及圖書館。證明港人準備好持續抗爭,努力守護香港核心價值,成為華人民主抗爭示例,讓美國人同情港人處境。

滿嘴荒唐 誤人自誤

他們的說辭,屢見於在港否定港獨之言論,毫不新鮮,在此恕不贅述反駁。

近日民主黨何俊仁受訪,倒是吐露真言。內容重點,不在民主派對港獨主張老生常談式的看法,港獨不切實際,或者成為《基本法》23條本地立法藉口之類,而是明言如下:

「內地修憲後,何俊仁認為中央給港人最大的信息就是要注重國家安全和國家主權,在兩制下,中央的對港政策未必有根本改變,但就會劃下不可踐踏的『紅線』,當中涉及主權問題。何估計,中央不會把一些有民族感情,或者有國家認同感的反對派放在主要敵人的位置;而分離主義和爭港獨的本土派才是中央主要敵人。」

如此一來,足證觸及主權「紅線」的本土獨派,方為中共的主要敵人;由始至終認同中國在港政權的民主派呢?頂多排在次要位置罷了。一旦真正的抗爭旗幟浮現,泛民「忠誠的反對派」形象遭揭破,惟一可做的事,當然不是加入反抗陣營,而是與中共扶同為惡,一如各懷心事的六大派,紛紛參與圍攻光明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