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首匹日本產駒勇奪英國經典大賽,到長達 136 年的《太陽神魔咒》壽終正寢,《環宇脈搏》上星期兵分兩路,「掛頭牌」介紹的兩匹「式信戰士」﹙SAXON WARRIOR﹚以及「核證」﹙JUSTIFY﹚,順利在英、美三冠系列首關,分別先下一城,茲所以本欄跟其他平台的分別,看官自有慧眼,同樣是前瞻,可不單止 (1) 要早,(2) 要持續,(3) 要言之有物,最關鍵是 (4) 要「準」。同文不少共事已品評過「式信戰士」,欲覽 G.C. 補充,另見本星期的法國堅尼特稿;至於在天雨泥濘的邱吉爾園,「核證」勇奪肯塔基打吡這一幕,賽後有好多北美行家,不單讚嘆實至名歸,而且是因其戲敵的勝勢。緊迫著 45.77 秒的半哩分段﹙同一段柱的打比紀錄,乃 ’01 年「寶蹄星」寫下的 44.86﹚,轉彎史密夫稍稍放行,幾個箭步之間,此駒跟「好魔力」已經拋離全場五、六個馬位,再一路疊上去;相比起三年前,才不過 1,180 磅左右的「美式法老」,直路階段都已經典盡家當,這匹 1,268 磅的巨獸﹙按:所以分寸就在於此,「巨獸」豈可動輒就亂寫?!﹚卻不以為然,沒怎麼「用」到。同主的「變陣」,臨門幾步在視覺上倒是追得好厲害,但史密夫其時亦不為已甚,如此種種,無不叫圈中人心寒。負責現場直播的 NBC 電視台,兩位專家莫宏廸﹙RANDY MOSS﹚以及名將庇利﹙JERRY BAILEY﹚都不約而同地說:「如果三年前「美式法老」都贏到三冠 … 老兄,要記住這匹馬是 仍 — 然 — 不 — 敗!」G.C. 就比較保守少少,變數仍多。馬利蘭馬會一再延遲,尚且只可以替次關必利是錦標,拉雜出一份六至七駒的初步名單;同時亦反映出,各路人馬對這匹出爐打比盟主之所忌諱。原理就同澳洲的「雲絲仙子」差不多,在現階段反正都跑不贏你,那何苦還當炮灰任你魚肉?同主另一匹青春錦標冠軍「妙語」﹙QUIP﹚,原本有資格跑打吡,都已經棄權,轉而劍指這次關場口,但為免阻廐侶問鼎三冠,可能又會再次收起 … 種種因素之下,贏三冠當然未知,對「核證」來說,起碼有資格「叫糊」,成數都好高。至於「明德頌」﹙MENDELSSOHN﹚,有人云美國對手「打茅波」,但由未跑到跑完,G.C. 都仍然是那一句:贏馬輸人。有李伯諾、史提芬在場,何解仍然要用一個完全不熟泥地賽事的莫雅!當日早兩場主轡「史前遺跡」,天雨起漿的日子,才走入去馬叢中間覓單擋?想輸也不是這樣開玩笑!

美國三冠系列首關,總算完滿結束之後,馬不停蹄,G.C. 又要返回英國,替各位介紹當地一連串著各項三歲經典——尤其是葉森打吡——而設的預賽系列。相較北美同等賽事,馬拉松式磨足九個月,英愛平地馬季遲開,往往一起首就風捲殘雲;截稿之時,一連三天的車士打賽期,加上嶺飛的打吡預賽,又告如箭在弦。兩個馬場,各有特色:

 

車士打賽期 —— 車士打銀瓶、廸河錦標

這個春色明媚的五月賽期,今季喜逢百年誌慶,又有鑽石商號冠名贊助,各項大賽獎金紛紛加倍,特別吸引。馬場本身間格,卻是全英境內最袖珍,比快活谷大不了許多,而跑逆時針,僅約千八米的一圈之內,就有五、六個左手彎,跟快活谷同樣呈鑊形,對馬匹出左腳﹙left lead﹚腳法要求極高,更是其後踏足葉森的一個爭標條件;戰績勝於雄辯,兩場招牌預賽,近五年之內就炮製出「世界霸主」同「巨鷹拍翼」兩匹葉森打吡冠軍,可見一班。今屆形勢,先談車士打銀瓶,兩匹上回沙丘園經典預賽的位置馬,「狩獵號角」﹙HUNTING HORN﹚加上「傳奇巨人」﹙ISPOLINI﹚… 古摩亞對高多芬,又是冤家路窄。「傳奇巨人」週歲價超過一百六十萬美金,但 G.C. 對上仗「狩獵號角」的臨門走勢比較欣賞,在邱吉爾園飽腹一肚泥的莫雅,回師英倫,且看能否重踏勝軌。另一組接近哩半的廸河錦標,G.C. 早至上年六月在《事務所》論壇已經介紹,鳳凰錦標 (GI) 冠軍「佐范尼」﹙ZOFFANY﹚的同母半弟「羅杜普域」﹙ROSTROPOVICH﹚,火拚復季新勝的「威勝卓利」﹙RASTRELLI﹚,講氣量底子,則「威勝卓利」在這一組替高多芬建功的機會較大。

 

「傳奇巨人」﹙ISPOLINI,內欄 / 藍綵衣﹚沙丘園經典預賽力戰入位 (PHOTO: GODOLPHIN RACING)

 

嶺飛打吡預賽

這傳統上都是英愛圈內最重視的其中一項打吡前哨戰,原因是嶺飛馬場本身的地形。2,334 米的路程,初段一直不停上山,再極速下坡,柺一個急彎,才殺入直路角逐,最重要是可以「仄」到一匹馬落山時會否見怯、失平衡、或者收窄步幅,乃測試打吡份子脾性的選秀場,同葉森的環境比較,模擬度至少有八、九成;上世紀 80-90 年代,這確實亦炮製過「天羅素」﹙ TEENOSO, 註 #1﹚、「滑錨」﹙SLIP ANCHOR﹚、「確也是」﹙KAHYASI﹚以及「銀長老」﹙SILVER PATRIARCH﹚四匹在打吡共取三冠一亞的名駒。但基於種種原因,自從 1998 年的「高樓大廈」﹙HIGH RISE﹚之後,這項預賽就跟打吡無緣,評級更加潟得快過瀑布,至今屆僅值表列程度;諷刺在於,嶺飛後來在內圈加鋪膠沙地,2012 年因天冷,草地結霜,轉於該跑道上演,卻跑出近年自這組馬當中堀起的最佳戰駒:先在打吡入位,及後轉戰北美亦曉見成就的「星宿列陣」﹙MAIN SEQUENCE﹚。今屆形勢,似乎又是古摩亞一幕私家預演,「立信名駒」﹙NELSON﹚、「四任總統」﹙DELANO ROOSEVELT﹚這口出爐的巴里式斯錦標連贏位,固然最對版,G.C. 早前介紹過的「景湖公園」﹙ KEW GARDENS﹚,今次終於增至首本路程,亦予其多一次機會。另外,美國大馬主史達布烈治﹙GEORGE STRAWBRIDGE, 註 #2﹚名下,即跟「月影雲霞」 同主的「確惠利」﹙CORELLI﹚,乃一匹自行培育的「竅門」﹙POINT OF ENTRY﹚子嗣,換言之是美國《主席派系》菲柏斯家族﹙PHIPPS RACING STABLES﹚的血緣,「還鄉」再踏足英倫;提到菲柏斯的血緣種氏,尚未要求到一等一,只是二線貨色的「善長」﹙PHILANTROPIST﹚,今季在香港平地一聲雷,都已經彈出「星洲司令」,可見質素;到今次這匹新兵,直覺會是匹至少哩半以上的聖烈治馬,且看長線會否如此發展。

 

「立信名駒」﹙NELSON﹚、「四任總統」﹙DELANO ROOSEVELT﹚巴里式斯錦標串 Q 而回
(PHOTO: RACING UK)

註: 1. 該匹與香港馬圈極具淵源,摩那家族名下的 1983 年打吡盟主 —— 亦是替英國之寶柏葛最後一次勇奪藍彩帶的座騎 —— 當時香港報界的確譯作「天羅素」,後來方改稱「添路數」。

      2. 該位美國大馬主暨育馬者,在歐洲可以用自己名義,在北美卻改用「奧古斯汀馬房」﹙AUGUSTIN STABLES﹚的名稱列陣,而且綵衣亦有些微分別。

 

 

(Gallant Chief 11/5/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