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涉及成人情節及不雅用語,如閣下心靈如雪花般脆弱,便請移玉步去看其他專欄文章,敬請留意。

近日,學聯主席張倩盈,於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國歌法》公聽會上,發言時指「每一次聽到國歌,我都係想嘔!」隨即引來軒然大波,中國官方媒體將之抨擊為「人民的敵人」和「歷史的笑柄」。張倩盈更收到來自一眾親共之恐嚇威脅, 我深信在看這篇文章的諸君,必然感到十分憤怒。香港人聽到中共國歌感到作嘔,除了因為大家都覺得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以外,更因為是這首所謂的國歌,第一句便已經是虛偽不實。

「起來不願意做奴隸的人民」?偏偏十幾億人根本都是屈服於中共暴政下的奴隸。光是聽到第一句,便已經反胃。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問題是「誰」以人民的血肉去築長城。如果是人民自己主動去做的,或許是英雄事跡,但如果是當權者慷他人之慨,犧牲自己的人民去鞏固自己的權力的話,這種長城,是血腥且不義的。用血肉堆成的牆,怎會教人不作嘔?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最危險的時候,就是十幾億人都對中共國其實已經進入「軍國主義時代」懵然不知。仇外主義、自我民族優越、人民被要求向國家無私奉獻,私權、人權、言論自由受到壓抑、以軍事侵略掠奪外國(如南海)等等,不覺不知,還停留在滿清義和拳時代的自卑自大,實在令人作嘔。

「每個人被迫着發出最後的吼聲」,沒錯,在被當權者的爪牙拿著槍桿子站在背後、在不停的看把東洋鬼子撕開兩半的抗日神劇以後,有哪個中共國人不是發狂地對外吼叫的?這種內外不分的壓迫,令人作嘔。

「起來!起來!起來!我們萬眾一心,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冒着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進!」看到這裡,我嘔完笑、笑完再嘔。何以故?眾所周知,中共國是奉行一孩政策的,即是說如果人在戰場上有什麼三長兩短,便是「絕後」了。中國人素有「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優良傳統,當人人也其實是貪生怕死、只敢以眾欺寡,竟然敢說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全曲唱罷,連昨晚造夢時喫過的杯麵也嘔了出來。

被侵略的民族,要去唱侵略者的歌的時候,其實有如「Ass to Mouth 」,即自己被雞姦以後,還要被逼去吸啜施暴者黏滿大便的陽具,而且甚至要表現得津津有味,否則會被掌摑。在這裡我祖利安鄭重向喜歡唱這首令人作嘔中共國歌的所謂香港人說:你們喜歡被人屌屎窟是你們的事,但如果你們敢強迫其他人去像你們這些人渣一樣地要去做這種極其嘔心的事的話,他日時移世易,你們下場必定比死更淒慘。香港人根本不是中共國人。

要人民接納國歌,除了最基本的身份認同之外, 當然國歌本身還要有意義。我是一個孤陋寡聞不學無術的人,聽過的他國國歌或民族音樂不多,最令我有共鳴且牽動到我情感的,就是 蘇格蘭的 Scotland the Brave, 和美國的國歌 The Star-Spangled Banner

Scotland the Brave 的話,在 2015 年時,我曾嘗試翻譯成中文,翻譯如下:

===================================

Let Italy boast of her gay gilded waters
就讓意大利去誇耀她愉快閃爍的河流、

her vines and her bowers and her soft sunny skies
去誇耀她的藤蔓、她的涼亭、和她的和暖晴空

her sons drinking love from the eyes of the daughters
去誇耀她的男孩們,在細味著女孩明眸中流露的柔情

where freedom expires amid softness and sighs
但她的自由卻在軟弱和嘆息中黯然流逝

Scotland blue mountains wild where hoary cliffs are piled
蘇格蘭的青山,卻氣勢龐渤,古老的懸崖峭壁層層疊疊

towering in grandeur are dearer tae me
巍然聳立,在我心中更見富麗堂皇

Land of the Misty Cloud, land of the tempest loud
雲霧之地、霹靂之土

Land of the Brave, land of the free.
勇武之域、自由之國

*******************************

Enthroned on the peak of her own highland mountains
在高原之峯的皇座上

the Spirit of Scotia reigns fearless and free
蘇格蘭的精神,自由無畏

Her green tartan waving o’er blue rock and fountain
她的格子花布,在青石和碧泉間飄揚

And proudly she sings looking over the sea
自豪地對著大海高唱 :

Here among my mountains wild I have serenely smiled
在這裡我和我的高山一起,在安祥的微笑下,

when armies and empires against me were hurled
把攻擊我的軍隊和帝國都摔開去

Firm as my native rock I have withstood the shock
堅如我國之巖石,我熬過各種衝擊

of England, of Denmark, and Rome and the world
來自英格蘭、丹麥、甚至羅馬和全世界的衝擊

**********************

But see how proudly her war steeds are prancing
看她那戰馬充滿自信地騰躍的英姿

Deep groves of steel trodden down in their path
鋼鐵之蹄,踏破大地,開辟道路

The eyes of my sons like their bright swords are glancing
男兒們銳利的雙目,有如他們的寶劍一樣地凌厲橫掃

Triumphantly riding through ruin and death
策騎戰馬,穿越瓦礫和死亡,並且贏得勝利

Bold hearts and nodding plumes wave o’er their bloody tombs
無懼的心、羽毛嚴飾,都在來犯者血染的墓穴上舞動

Deepdyed in gore is the green tartan’s wave
碧綠的格子花布上,都染滿了鮮血

Shivering are the ranks of steel dire is the horseman’s wheel,
讓來犯者的軍隊,都膽戰心驚

Victorious in battlefield Scotland the brave.
勝利與凱旋,屬於我蘇格蘭勇士

*****************************************

雖然蘇格蘭雖然未有一首特定的國歌 (”Flower of Scotland“, “Caledonia“, “Scotland the Brave” and “Scots Wha Hae“), 但單單是這一首 Scotland the Brave,就能使本身不是蘇格蘭人的我,也對蘇格蘭人的英勇肅然起敬。今日時間有限,未能詳寫,下回將續寫有關美國國歌 The Star Spangled Banner 的故事。

有關作者祖利安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喜歡八卦國際時事。被抹黑老屈為家常便飯,不學無術之徒,破戒凡夫一名。